今日小说 > 都市小说 > 一胎五宝:总裁爹地要劫婚
上一章 未婚夫? 主目录 下一章 争锋相对

第17章 拍卖现场

作者:胖橘 更新时间:2020-09-06 06:11:54

“妈咪,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从坐上车之后,三宝就哭个不停,因为江扶摇的神色一直都很严肃,甚至没有对三宝说一句话,燕文山在旁边不好说什么,气氛那样名字,三宝越想越害怕,这一刻终于崩溃哭了起来。

“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好好说一遍!”

江扶摇神色依然冰冷,在秦淮风的面前她只能先让三宝认错,但也不好在外人面前教育孩子。

如今就他们母子俩了,江扶摇就决定好好教一教三宝了,孩子调皮捣蛋没什么,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没事。

但是像三宝这样,直接去挑衅一个大人,搞恶作剧,这次是运气好,因为秦淮风本身是一个有责任心,不会睚眦必报的人!

但若是挑衅的是一个心思狠毒的人呢?是不是三宝这一次消失之后,那一个人就会将所有的怒气发泄在一个几岁的孩子身上。

三宝这样坐视不管不顾,今天是小事,明天就可能惹上大祸,所以她必须要好好教育孩子!

“妈咪,我错了,我不该恶作剧的,我以后不会做这种冲动的事情了!”

江扶摇却依然失望,孩子总是意识不到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而且三宝至今没说清楚,他为什么要去挑衅秦淮风。

“三宝,不要让我对你继续失望,你到底为什么要将那桶水泼到秦淮风身上?就算你调皮捣蛋,我也知道每件事情有原因,再可笑的原因,你是不是也应该老老实实告诉我?”

这一下子,三宝罕见地沉默了许久。

“你不想说,那以后永远也别说……”

江扶摇刚刚这话说完,三宝就抱着江扶摇哭着开口了。

“妈咪,我就是生气,秦淮风和大哥长得那么像,虽然还没做亲子鉴定,但很显然就是我们的爸爸呀,所以我前几天去了秦氏集团楼下,想要见秦淮风一面。”

“可是秦淮风根本没理我,直接让保镖叫我赶走了,我心中一时气愤,觉得他把我们抛弃了,所以那天突然看到他在那边参观自己旗下的公司建筑,我就一时有了恶作剧的心思,就想让他出丑。”

三宝说完这话眼眶红彤彤的,江扶摇叹了一口气,她一直不说自己和秦淮风的事情,孩子们总是误会她被始乱终弃了,所以会对这个父亲天然有些敌视和仇恨。

以前是觉得没必要接近孩子的父亲,这么误会也没什么关系,但现在看来,让孩子们这么误会下去恐怕也不行了。

“三宝,我先告诉你你做错了什么,你直接将一桶水泼到别人头上,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玩笑恶作剧,但若是那一个人有重病,你知道有些重病的人随便一场感冒就能夺去生命吗?”

“你知道一个小恶作剧,万一引起大的麻烦,你会引火烧身吗?这首先就是你的不对,他不见你,你就要报复他吗!”

“当然,你觉得秦淮风身体很好,泼一桶水只是一个出丑行为而已,但你知道秦淮风的性格是什么吗?”

“你今天被他绑过来,万一这件事情就是他吩咐的,万一他要折磨你这么一个几岁的孩子,你有想过你出事了之后,妈咪怎么办吧?”

“平日妈咪总是让你们看各种安全新闻,就是为了让你们的安全意识强一点,你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你就决定报复,那万一失败了呢,更何况你是一个孩子,秦淮风却是随便抖一抖就能让这座城市的人震一震的人。”

“你凭什么觉得你有能力和他抗衡,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做不自量力的事情,如今你毫发无伤,只是因为对方是一个不会跟小孩子计较的人,但若是那天是一个大人做的那件事情,那一个人下场绝对会很凄惨,还有没有双手双脚都不一定!”

江扶摇这一堆话说出来,三宝再次大哭了起来。

“妈咪,是我错了,对不起,我太蠢了,什么事情都没有考虑好,只知道想按照自己的心事发泄脾气,我以后不会做这种事情了,妈咪,你原谅我好不好?”

江扶摇这一刻才终于忍不住将孩子紧紧抱在了怀里面,这事只是小事,但孩子教育不好,万一三宝这一个调皮捣蛋的性子以后惹上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她该怎么保护孩子?

燕文山也在旁边终于开口了。

“好了,都开心一点,既然三宝也认错了,如今大家都安全,开开心心的回家吧,总不能回家之后让四宝和五宝也跟着哭一场。”

江扶摇点点头,确实不能让家里面的其他宝贝担忧,不过在回家的路上,大宝又主动打了一个电话。

在知道他们安全无恙之后,大宝拿着手机对着三宝训了一顿,三宝又好好承认了错误,一家人这才回家。

四宝五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三哥其实是被赞助商请过去吃了一顿饭都是误会,这事儿江扶摇也让三宝保密没有解释。

接下来的几天,江扶摇每天都会正常去公司上班,她每天的日程就是对秦淮风进行按摩,因为秦淮风的肌肉酸痛一直都没有解决,只有每天进行一次按摩才会让秦淮风每天舒服一点。

但这几天却跟以前不一样,江扶摇和秦淮风以前还会贫嘴,秦淮风还会毒舌。

然而这两天,秦淮风就像是哑巴了一样,除了叫江扶摇进行按摩针灸,其他废话一个字都不会说,按摩完之后就让江扶摇出去。

江扶摇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只需要听到秦淮风的指示命令就行,这让她觉得气氛尴尬,沉默得让人不太适应,就感觉秦淮风好像现在对她很不爽似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单方面的冷战,但江扶摇也没办法在这种气氛下厚着脸皮说话,于是两个人好像成了哑巴一样,几天之内说的话都没超过十句。

周末的时候,江扶摇终于得到了一天休息的假期,刚好,她要和燕文山去拍下那朵海澜花,所以一大早洗漱穿戴好之后,江扶摇和燕文山就出发前往了拍卖现场。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刚刚坐下,江扶摇发现秦淮风竟然正好就坐在了她的旁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未婚夫? 主目录 下一章 争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