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科幻小说 > 鞭殇之恋(GL)
主目录 下一章 2第二章(重新修改版)

1第一章(重新修改版)

作者: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9:12:19

女人生的孩子,她就忍不住想要去折磨她,想要看到因她痛苦而极度扭曲的脸。拿过那把黑色的鞭子,阮浯霜满意的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此时带着恐慌的表情。

用鞭柄摩/擦着阮多已经肿/胀不堪的花/核,另一只手却伸到阮多的嘴/里搅/拌着。“唔...”因为那手不停的玩弄着自己的舌/根,让阮多自胃/部涌起一股作/呕感,同时也有一丝被虐/待的快感。阮多轻含着阮浯霜的手,这是姐姐的手,只要是姐姐的一切,她都喜欢。

看到阮多一副享受的表情,阮浯霜的怒火如星火燎原之势散开。拿着鞭柄的手用力一挺,把那根足足有三个手指宽的鞭柄硬生生的插/入到阮多的身体里。“啊——!姐姐...姐姐...”

血缓缓的从下/体流出,甚至沾湿了地毯,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阮多的手死死的抠着地毯,用力张大嘴呼吸着。刚才被进/入的那一刻,她差点就咬住了姐姐手,她不敢,更不想咬伤姐姐。

阮浯霜自然是看出了阮多的动作,看着这个被自己弄得满身伤痕,却仍然不愿伤害自己的妹妹。鼻尖充斥着那股血腥的萎靡之气,阮浯霜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正侵蚀着自己的大脑。手,就这样快速的开始动起来。

“啊——啊——!”阮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大声的叫着,抓着地毯的双手也早已经抠出了血。感觉到那个巨大的正鞭/柄不停冲撞着自己的身体,阮多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但是痛觉却不允许她晕过去,只能慢慢的承受着。

看着阮多痛苦的表情,阮浯霜淡淡的笑着。她喜欢看到这个妹妹痛苦的表情,她喜欢这个妹妹的血,更喜欢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叫自己姐姐的样子。阮浯霜拧过阮多歪过去的头,迫使她看着自己。“怎么了?很痛吧?是不是很痛?很痛你可以离开,以后你就再也不用过来,我会叫爸爸把你送走,这样你也就不用天天受我的折磨了不是吗?”

听到阮浯霜要把自己送走,意识有些不清的阮多马上清醒过来。她死死的抓着阮浯霜的衣服,眼泪更凶的掉下来。“姐姐,求求你不要送我走,你怎么折/磨我都没关系,求你不要送走我。”

“哈哈哈,阮多,你真是贱,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果然和你妈妈一样!是个贱人!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阮浯霜讽刺着阮多,疯狂的用鞭柄冲/撞着阮多柔弱的身体,甚至每次都要深入的没过鞭柄才罢休。“啊!姐姐...姐姐...求你..好痛...好痛...啊..”

不知道到底折/磨了她多久,直到手/指上传来的剧痛,阮浯霜才清醒过来。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指和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地毯。阮浯霜愣愣的把鞭柄从阮多的体/内抽/出。在抽/出的同时,阮浯霜也看到那个人更加紧皱的眉头和隐忍的表情。视线移至那沾满鲜血的鞭柄,和那个仍然在流着鲜血的下/体。

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拧了一下那么痛。

阮浯霜站起身,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凌晨4点多,没想到自己竟然折磨了她一夜。理了理被弄乱的衣服,阮浯霜自顾自的出了房间,甚至连看都没看阮多一眼。

就如同一个脱了线的木偶一样躺在地上,鲜血在阮多的周身扩散开,如果不是因为她喘息而带动起胸前的起伏,那就真的就如同死人一样。

全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下/体甚至已经是失去了知觉。用尽全身力气爬到浴室,阮多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热水浸过刚才的伤口,加重了疼痛。

阮多慢慢的清洗着身体,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以防止自己叫出声来。等到她再出来时,浴缸里的水早已经变成了红色,散发着说不出的诡异。

跌跌撞撞的爬上床,阮多的额头上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用被子盖住赤/裸的身体,早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上6点多,还在熟睡的阮多就被敲门声叫醒。“二小姐!二小姐!该起来了!”听着外面方妈的叫声,阮多很想下床去开门,可是现在的她,却是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被折磨了一夜的身体不仅仅没有复原,反而是更加严重。被皮鞭抽出的伤痕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旁边的皮/肉向上翻着。而下/体也已经肿胀不堪,甚至还留下了淤/血。

“二小姐!二小姐!再不起来上学就会迟到了!”“方妈!”站在门口的方妈还在喊着,却被忽然出现的阮浯霜叫住。“方妈,你下去吧,小多的身体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去上学了,我来照顾她就可以。”

“可是大小姐,老爷他...”“方妈!我连管自己妹妹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更何况我是医生,我来照顾小多不是最合适的吗?”阮浯霜冷冷的问着,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对...对不起..大小姐,我这就离开。”看着方妈下了楼,阮浯霜才拿出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人。

房间里还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那个沾满着鲜血的皮鞭还扔在地上。雪白的地毯染上一片片鲜红色的印记,就犹如雪中的梅花,有着说不出的好看。阮浯霜坐在床边抚摸着那个人苍白的脸。

长长的头发因为从来没有剪过的原因,已经留到了腰部。和自己相似的细眉,比自己稍微大一些的眼睛,翘挺的鼻梁和那张薄唇。如果两个人走在街上,人人都会以为这是对双胞胎。但是只有阮浯霜知道,这个人,只不过是那个第三者生的贱/种而已。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2第二章(重新修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