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科幻小说 > 鞭殇之恋(GL)
上一章 20第二十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2第二十二章

21第二十一章

作者:晓暴 更新时间:2015-03-14 19:12:38

阮多的手僵在半空中,她愣愣的看向站在门口的阮铭。在记忆中,这似乎是阮铭第一次如此专注的盯着自己。从开始记事的那天起,父亲,爸爸这两个词就是一种禁忌般的存在。华凤不停的在阮多面前诋毁着阮铭,所以,阮多对父亲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华凤的话中。

爸爸就是一个不要自己的男人,爸爸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年幼的阮多,也只能用耳朵听到的话来充实脑海中这个父亲的形象。直到那一年,7岁的阮多终于看到那个自己幻想中的父亲。

高大的身材,剪得整齐的头发,身上穿的不是阮多平时看到的那些破破烂烂的衣裤,而是又黑又好看的西装。阮多痴痴的看着阮铭,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父亲。然而,可悲的是,阮铭似乎对阮多并没有什么兴趣。整个谈话中,阮铭只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那份报纸,甚至连一个余光都没有分给阮多。

听着华凤言语激动的和阮铭吵着什么,阮多虽然听不懂,但是一口一个贱种却深深的伤了她的心。这两个字,也许是阮多从出生到现在听到的次数最多的两个字。每次,华凤生气的时候,或者是打自己的时候,都是这么叫着自己。

贱种...贱种...阮多你就是个贱种...

阮铭的眼睛深不见底,就犹如一个无底的黑洞。不同于亚洲人略发褐色的瞳孔。阮铭的瞳孔是纯正的黑色,而阮多更是完美的遗传了阮铭这双黑色的瞳孔。此时,两个人犹如黑珍珠一般的眼睛相互对望着,阮铭能深深的感触到床上那人的诧异与不安。

“爸爸,你怎么来了?”阮浯霜从椅子上站起来,对阮铭尴尬的笑着,却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此时此刻,阮浯霜的心里在打鼓,她怕阮铭发现自己对阮多做过的一切,更怕阮铭发现自己和阮多那些不可告人的隐情。

阮铭并没有理会阮浯霜,而是笔直的走向阮多。看着那个满身都绑着绷带,脸色苍白的孩子。如果说阮铭的心不痛,那是假的。虽然是自己对她的不闻不问,才造成了现在的一切。但是阮铭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他无法面对阮多,更不知道该如何把阮多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来看待。

于是,阮铭选择了逃离,选择了对这个孩子不闻不问。从这个孩子7岁进入阮家起,阮铭就再没有睁眼看过阮多一眼,更不允许自己和这个人多说一句话。阮铭的心里仍然放不下于虹,更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而那天早上,当他看到阮浯霜抱着阮多冲出门外的时候。阮铭真的吓坏了,他怕他会失去这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和自己的关系淡如白水,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虎毒不食子,自己又怎么可以如此残忍的对待那个可怜的孩子?

本以为,给了她好的生活条件,给了她好的物质享受,那个孩子就会满足。但是阮铭忽略了一点,女孩,不同于男孩。她们的心思细腻,即使有一丁点的波动。都会让她们的内心掀起巨大的波澜,阮铭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对阮多九年的不闻不问,给那个孩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阮多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站在床边的阮铭。嘴唇一张一合,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微微颤抖的身体,暴露了阮多此时的心里是有多么的紧张。自己该叫这个人什么?像姐姐一样叫他爸爸吗?可是...我只是一个贱种而已,叫他爸爸,他会生气的吧?

阮铭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阮多,这样的注视,对于阮多是第一次。当然,对于阮铭来说,也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着阮多。像,真的很像,阮铭在看到阮多的容颜时,身体竟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余光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阮浯霜,又再一次看向阮多。造物主的力量真的是很神奇,这两个孩子明明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是竟然生的如此相像。看着阮多稚嫩的小脸,虽然还没有完全的张开,但是却已经优秀的让人嫉妒。阮铭相信,这个孩子长大之后,样貌也必定不俗。

阮多自然不会知道此时此刻阮铭的所思所想,她只看到的了表面的那些东西。她清楚的看到,阮铭在看到自己时,身体的颤抖。脑袋就像是灌了铅一般,阮多慢慢的低下了头。果然,还是讨厌我吗?就连看到我的时候,都会被我吓到吗?

而就在阮多低着头的时候,一只重而有力的手忽然拍上了自己的肩膀。阮多抬起头,疑惑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阮铭。“好好休息,我走了。”阮铭说的一字一句,就像是火一般的烙印,打在阮多的心上,生成了抹不去的痕迹。

阮多淡淡的笑着,对着阮铭点了点头。直到那个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阮多眼眶里含着的泪才不甘的掉了下来。这是阮铭第一次对阮多说话,七个字,仅仅是七个字,就已经让阮多激动的流泪。

阮浯霜站在旁边,看着阮多满是泪痕,却还挂着笑的侧脸。为什么你就这么让人心疼?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来欺负你?明明你是那么好,为什么还要折磨你。小多,姐姐欠你的,爸爸欠你的,只希望有一天,能让我们有机会还给你。

“姐姐...我可以叫他爸爸吗?”阮多带着重重的鼻音说。而仅仅是这么一个问题,却让阮浯霜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真的好痛,这个女孩,为什么会让自己的心这么痛?明明是自己的父亲,却还要问自己可不可以叫他爸爸,多可荒唐!多么可笑!

阮浯霜把阮多瘦弱的身体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她的头。“笨蛋,那也是你的爸爸,你当然可以那么叫他。”“可是...我是..是贱种,我叫他爸爸...他会生气的吧?”

有谁会察觉鱼在水里的哭泣,又有谁能窥探到你心里的忧伤?

此时此刻,阮浯霜什么都不想做,只是凭着本能死死的搂着阮多。希望自己的体温能温暖她那颗已经被伤的鲜血淋漓的心,希望自己的爱能让她不要再那么孤单。“小多,小多,姐姐告诉你,你不是贱种。你有名有姓,你叫阮多。是我阮浯霜的妹妹,是阮铭的女儿。”

阮多听了阮浯霜的话,笑意更浓,但是眼泪却还止不住的往下掉。“姐姐,你不用安慰我的,阮多,阮多,我的存在都是多余的不是吗?他们...他们没有一个人希望我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甚至...我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

“姐姐,你知道吗?以前我和母亲住在那个破房子的时候,我曾经认识过一个邻居。她们家也有一个小孩子,每年到那个孩子过生日的时候,那个孩子的父母都会给她买一个大大的蛋糕。我没有嫉妒,也没又希望,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可以给我过生日,也不会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一个多余的人?生日也是多余的不是吗?”

“小多!”

“姐姐,让我说完好吗?”

阮浯霜想要说的话被阮多打断,她站在床边愣愣的看着阮多。此时的阮多,就像一个陌生人,没了那种弱气,却有了另一种气质。她淡然,她冷漠,她孤傲,就像是一支孤芳自赏的莲花。不需要世人的崇拜,只是独自固守着那份骨子里的高尚情操。

“姐姐,我说了这些,并不是觉得委屈,也不是不甘心。妈妈对我怎样,我已经无所谓了。即使她以前对我再不好,她也是我的母亲。我不恨她,不恨爸爸,更不恨你。虽然我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但是我知道了那件事之后,我知道,姐姐也有你自己的苦衷。”

“我谁都不恨,我只恨我自己而已。如果没有我,妈妈就不会因为要生下我而丢了工作。如果没有我,爸爸也不会到处的躲着我。如果没有我,姐姐的妈妈就不会死,姐姐还会是那个快乐的姐姐。有爸爸,有妈妈,姐姐一定会过得很快乐,至少会比现在过得好。所以我恨我自己!我好恨我自己!”

这是阮浯霜第一次听阮多说出心里的话,而这段短短的话,带给阮浯霜的震撼却不是一点。她看着阮多微微上翘的嘴角,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让她感觉到,阮多就好像是上天派下来的一只天使。而这个天使的职责,就是承担世人所犯下的罪过。

自己犯下的错,阮铭犯下的错,华凤犯下的错。都被那个瘦弱的身体所承担下来,可是,这些被拯救的人却还没有一点自觉。仍然在伤害那个拯救他们的天使,不停的伤害着...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0第二十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2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