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上一章 敬茶 主目录 下一章 国师

第12章 忌讳

作者: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2-01-1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这条前朝留下的通道,出口恰好在将军府这儿,当初李晨让季筠挑选府邸的位置,事实上他已经帮她选好了。

“女儿女婿,见过母亲。”

季筠是将军,如今成了兵部尚书可皇帝的兵符并没有在其他人手里,所以这个名号还是给了季筠。

而她父亲季礼,生前也是统帅了百万大军的将军。

比起季筠,厉恒更佩服的人是她的父亲季礼,还有她的母亲厉姬。

在季礼去世后,顶着朝廷上不少压力,厉姬一直守着公主府,绝不改嫁,不少人眼巴巴等着,却等来了一道圣旨。

先皇对他这个妹妹,可以说是极致的宠爱,就连厉宸对他这位姑姑,也是特别好。

待人和善,成了众人对厉姬的印象。

不少人认为她是容易相处的皇室成员,却不知她见过了多少血雨腥风,如今看淡罢了。

“好孩子,都起来,快起来。”

刚才忍冬已经把落红的帕子拿给她看了,厉姬很满意。

再见女儿女婿穿的衣裳,的确很登对。

当时接到那道密旨,厉姬最怕的便是女儿不肯,那她们母女二人是要跟太后站在对立面。

皇帝她倒是不担心,厉姬担心的是太后。

她虽然没有实权,可她的威望还在,后宫那样算计人的地儿,能成为一宫之主的人,会是个简单对付的对手?怕是对后宫的女人有误解。

从小到大,争斗,是厉姬见过最多的。

她已经不再年轻,随着年岁增长,她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保护自己的女儿。

只要女儿能得到幸福,厉姬觉得自己可以放心去见丈夫。

俩人一同向厉姬敬茶,厉姬拿出提前备好的红包,放到俩人手心里。

“以后就是夫妻了,凡事要有商量,别想着一个劲儿的往前冲,都是有家的人了,做事之前要三思。”

厉恒知道,厉姬这话既是对季筠说的,也是对他说的。

夜王的名声在京都可不太好,厉姬久居公主府,除非有人邀请,很少见她出门。

但这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外界对于厉恒的评价如何,厉姬了解得可清楚了。

送了祝福,厉姬没有留下吃饭,直接去了皇宫。

大抵是被太后召进宫,季筠让人跟了上去,保护好厉姬的安全。

皇宫那样的地方,没有人跟着,若是遭遇不测,怕是她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头一次在将军府用午膳,厨房不知道厉恒的口味,所以做的都是京都大户人家最常出现的菜肴。

季筠不讲究什么饭桌上的礼仪,那是在外面,在家里就不用忌讳着,厉恒爱计较就让他自己计较去。

“以前在边关,你都没忌讳的么?”

季筠抬眸看了厉恒一眼,继续夹菜。

“忌讳什么?上战场后没净手就吃饭?”这事儿她还真的干过了,饿急了,什么都吃。

厉恒没再开口,默默扒拉自己碗里的饭。

裴豫南跟着忍冬到外间吃饭。

他倒是很想从忍冬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然而在看到她吃饭的速度如此之快,裴豫南决定打消这个念头。

跟要即将上战场似的,他一个男子吃饭的速度都没这么快。

王府跟将军府的距离不远,但那是视觉上的,相隔的两堵墙季筠没打算打通,裴豫南要回到王府去,要么直接用轻功飞过去,要么老老实实绕道绕过去,从正门进去。

“将军不用跟着?”

“跟着干嘛?”

手里的兵书被翻过一页,季筠可不想那么多,这个裴豫南是厉恒的人,他去王府肯定是厉恒默许的,跟着他,岂不是说明她在乎他?

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指望她对这样的人动心?一见钟情不适用在她身上。

季筠见过太多十分出彩的人,厉恒是她见识过的人里面,最平庸的一个。厉恒此人她看不透,也不想看透。

就这样吧,两年事成之后,一纸和离书断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各走各的路。

裴豫南,哦不对,是厉恒易容成的裴豫南回到王府,径直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路过内院时,特地瞄了一眼阙楼上是否人,看那儿空空如也,厉恒才放心踏入书房。

王府原本人就不多,现在只剩为数不多几个仆人打扫王府上下,开支不大。

厉恒吩咐了不要靠近,他自己进入到暗室内,把需要用上的东西都带在身上。

回到将军府里,恰好撞见忍冬跟暗钰二人在搬东西。

“你们这是?”

俩人手里各一只锤子,重量太重了,一个人拎不动,只能一人一只。

忍冬让暗钰先过去,正好她可以歇歇。

“王爷,这是我们将军的武器。现在都会搬到书房里去,以后啊,那间屋子归你,我们将军睡书房。”

好歹也是个王爷,这么明显应该懂了吧。

身后还有在搬弓箭的仆人,厉恒认得,这些武器他早上见过,这会儿就要全搬走,是因为厉姬不在将军府所以才搬去书房吧。

他没想到季筠这么怕厉姬,也是,能在宫斗中存活下来,又能远离那片战场的女人,没有手腕怎么肯定活到现在?

季筠能有个这样的娘压着,倒是让厉恒想到了一处,以后若是她欺负他,他就去厉姬那儿告状,气死她。

东西都搬完了,再树上躲了半天的裴豫南终于得到解放,瞧着屋里空无一物。

“王爷,要不我去把王府的东西搬过来?”既然走不了,那就好好在这儿生活。

反正那屋子以后就王爷一个人住,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季筠不会过问吧。

“一些必需品我拿来了,其他的,有需要以后再购置吧。”

下次厉姬来将军府,指不定季筠还得把东西搬回来,得腾出空间来。

忍冬告知了季筠路遇厉恒,季筠只嗯了一声,继续在纸上作画。

京都的布防图,季筠把几处需要加强的地方标注出来,等下次见了皇帝交给他。

从前它在边关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她人在京都,这事是她必须做的。

要不她这兵部尚书岂不是白领工资?

“李太傅那边有动静没有?”

她让忍冬派几个人在太傅府那儿蹲守着,距离太后所说的选秀不远了,太傅说是走了后门,看样子是有信心把自己两个女儿都送进宫。

同时被选中,别说李苏洛跟李菁不是同一类型的美女,就品德来说,季筠偏向于选择长姐李苏洛。

李苏洛的舅舅家地位可比沈氏的娘家高多了。

在这个时代,士农工商,沈氏的家族主要靠做生意发家,而李苏洛的母亲刘氏,本就出生书香门第,在管教女儿方面自然是要比沈氏更加用心。

即便是李太傅有意要抬高沈氏位分,怕是京城中会有不少议论声,说沈氏不如刘氏种种。

事实的确如此,在刘氏去世后,老李又纳了一位美妾,王氏。

相比起沈氏,王氏的母家地位比沈氏高,注定了她在太傅府的地位压了沈氏一头,更别提她生下了太傅府唯一一个男丁,几年后又生了一个女儿。

王氏擅长一碗水端平,在生了儿子之后,对于长女李苏洛,她依旧跟从前一般,常于李太傅来往的人都知道王氏,周围的邻居也都对王氏赞叹不已。

且不说王氏对李苏洛是否真心,起码她在沈氏想要加害年幼的李苏洛时,出手帮了她一把,将李苏洛从鬼门关拉回来。

加上刘氏母家的阻拦,太傅府的管事大权落到王氏手里,长女李苏洛跟她有来往,不是正妻又有何关系,她如今在府里的地位如同正妻。

上一辈的恩怨落到下一辈头上,李苏洛跟李菁也不对盘。

李苏洛如今已是人命,进宫也好,嫁人也罢。

而李菁还执着于厉恒,想当夜王妃,忍冬虽懂得其中道理,但还是想为自家将军鸣不平。

“你想那么多作甚?她喜欢是她的事,这次选秀如果她选不上,老李头肯定会给她指一位女婿,说什么也不会跟皇室沾边。”

皇帝都看不上,皇室里其他人看得上?

再说了,出了那几位还年幼的王爷,跟厉宸同辈的皇室成员,也就厉恒这么一个。

一个无权无势的异姓王,如今又是皇帝的妹夫,厉宸不会把主意打在他头上。

但厉宸会顾忌季筠面子,李菁想进王府的门可不容易。

“那样的人进宫也是麻烦,怕是要委屈我们圣上了。”

忍冬是个思想很传统的姑娘,她接受不了大半夜跑到一个男人门口,求他收留自己。

忍冬父母早亡,打小是被军营里一群大老爷们带大的,思想多少带着这个时代的特色,季筠知道自己扭不过来,同她说话时也会顾忌着点儿。

的确,在这个大环境下,李菁的做法确实难以让人接受。

“委不委屈,不是你我说了算,有时候啊,缘分很奇妙的。”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哪怕为了这个人,你要跟全世界为敌,在心底,依旧觉得那是值得的。

“将军,秦公子让人送来的信。”

秦沐?季筠招手让人拿来。

明日城西鸡鸣寺相见

“将军,这鸡鸣寺不是说求姻缘特别灵?秦公子约你到那儿相见,究竟是为何?”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敬茶 主目录 下一章 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