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上一章 下棋 主目录 下一章 定论

第18章 粽子

作者: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2-01-15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季筠有皇家背景,她想做什么别人都得让着她,秦沐不一样。

他一个一穷二白的人,孤身一人来京都谋生,想要活下去可不容易。

芙蓉楼虽然做的不是正经生意,可来钱快,否则秦沐也不愿意去碰。

“抱歉,我没想勾起你伤心事。”

“无妨。”

倒也不是什么伤心事,秦沐觉得自己如今的生活挺好的。

至少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孤苦飘零,有这顿没下顿,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要上哪儿找吃的去。

一口温热的饭菜,足矣。

后院有僧人们念书的地方,秦沐带着季筠逛了一圈。

烈日当头,一位小师傅朝二人走来,是来通知他们素宴已经开始。

“二位请随我来。”

在场季筠的官位最大,不过也只有秦沐与住持二人知晓,季筠跟秦沐随意寻了个位置坐下。

为首的是寺里一位很出名的方丈,接着便是住持,还有其他几位,不过季筠第一次来,秦沐不介绍她是真不认识。

素面,看起来清汤寡水,可味道却是极好。

少许的葱花点缀,重点还是突出面的劲道,调味料是次要的,让吃面的人感受到更多来自于面本身的麦香。

最让季筠惊喜的,还是这一道素排。

豆腐用刀背碾成泥,加入已经煮熟的玉米粒跟松磨碎,再加入适量淀粉以及其他调味料抓匀,捏成团后按扁。

煎到两面金黄后,浇上调制好的酱汁。

季筠不太爱吃丝瓜,不过这道丝瓜毛豆汤确实不错。

虽然没有肉,但季筠却吃得很饱,每一道菜都有它们各自的功效,聪明的僧人还在菜里面加入了药材。

淡淡的药香,一口接着一口,让人不知不觉在饱腹的同时,又能调理内在。

“这次回来看你身体不错,可惜我不会把脉,正好跟住持说起,他说这几道菜都加了强身健体的药材,你多吃点。回头啊,我去寻一位懂这些门道的厨子,到你府上去。”

季筠跟他抱怨过将军府里的厨子做饭不合她胃口,想要去国师府挖一个厨子回去,其实不用跟国师要,他可以帮她找一个。

“好啊,那可真是多谢了。”还想着半夜去国师府把人偷回去呢。

秦沐夹了一块素肉到季筠碗里,用的是他自己的筷子,而不是放在一旁的公筷。

段启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天跟着母亲来鸡鸣寺会遇上季筠。

遇上季筠就算了,还遇上她跟一个陌生男人。

好家伙,都帮着夹菜了,这俩人的关系不一般啊,孤男寡女共处,真的不会发生点什么?

也就段启霖见过男装的季筠,其他人都没发现自己身边坐了这么一号人物。

感觉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季筠朝着段启霖看去,突然这么看过来,可把段启霖给吓一跳,收回视线乖乖吃饭。

季筠跟厨房要了几个素粽,回去好分给府里的人,秦沐则去了前面抽签,住持也跟着去了,季筠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喝茶。

寺里的桃花酥做得不错,季筠吃了不少,吃撑了。

问了小师傅茅房的位置,季筠跑着过去。

那个烦人的男人走了,段启霖跟在季筠身后,看她吃了数个桃花酥,明明刚才在席间他见她吃了不少,怎么这会儿还这么能吃?果然,吃撑了。

段启霖跟着到茅房,远远看着,心中忽然有一记。

人啊,果然不能贪吃,季筠感叹了一句。

解手后推门离开,门却丝毫未动,推不开。

季筠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门被反锁了,可这里的门锁跟现代不一样,不存在反锁这个问题,要么就是有人在外面用什么东西堵住了。

撞门吧,季筠今天穿了件新衣服,不想弄脏。

抬头看上方的屋顶,只能对不住了。

嘭的一声巨响,周围的僧人都被惊动了,赶紧都跑来茅房这儿看是怎么回事。

脚尖点地,季筠看他们一个个担心的模样,这里又是茅房……咳咳,尴尬啊。

“那个不好意思,这个维修的费用我来出,只是刚才门打不开,只能出此下策。”她总不可能被困在茅房里一辈子吧?

人出来了,堵在门外的不是石头,而是几根竹竿,季筠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侮辱了。

茅房的门比较简易,这几根竹竿连着墙直接把门给堵死,除非有人在外面把竹竿挪开。

切,幼稚,最好别让她逮到,要不然有他好看的。

小师傅没有过多的责怪季筠,季筠把身上的银两都掏出来放到他手里,希望能作为修缮的费用。

再说段启霖做完后就跑了,心想着以季筠的武功,要出来不难,他就是心里过不去,想气一气季筠。

都嫁人了还跟别的男子眉来眼去,将军又如何,都是妇道人家,就该遵守规矩。

秦沐求了签回来,季筠双手抱着靠着柱子,暗钰在一旁闷闷不乐,秦沐心想着寺庙里应当是没有季筠的死对头才是,可季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季筠的死对头要么死了,要么残了,而且基本上都不再京都,除非是最近惹到她生气的人出现。

秦沐着实想不出这个人会是谁,走上前询问,“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暗钰手里还提着粽子,这是要打道回府了。

秦沐是坐马车来的,季筠跟暗钰骑马,走的同一条道路,但是季筠的速度要更快,季筠只是想等等看秦沐求签的结果。

“没事,你不是去求签了吗?怎么样,师傅给你解读签面没有?”

一提起求签,秦沐脸上泛起红晕,“这个可不好说,季筠,这么私密的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嗯?为何不让她知道?是不是签面有问题?

又或者说,他这次求签的原因,是她不能知晓的?

哦,她想到了,姻缘签吧,不想让她知道他心仪的姑娘何时出现,这是害羞了?

季筠心里有了肯定的答案,给了秦沐从厨房顺来的桃花酥,带着暗钰一前一后离开了鸡鸣寺。

季筠上马后,转身跟秦沐道别时,段启霖恰好走出寺庙大门,跟季筠在空中对视。

秦沐还在看着季筠离去的背影,路上,季筠想到刚才被困茅房,越想越气。

加上刚才那个人的眼神,在跟自己对视的时候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季筠觉得不太对劲。

上过战场的人身上自带了一种特殊的气场,可距离那么远,她今天又没有穿盔甲,兵器也没带在身上,那个人完全不需要躲闪。

只有心虚的人,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躲闪。

“暗钰刚才看到没?就站在一位身穿黄色衣裳的妇人身后,似乎没有把头发束起来,你去查一查那个人是谁。”

“是,将军。”

拉紧了绳子,青龙似乎感觉到了坐在背上的主人情绪不对,快步向前跑去,暗钰也跟着拉紧了绳子。

同样是战马,也会有不同之处,暗钰的这匹马可比不上季筠的青龙,远远被青龙甩在身后。

季筠一回府便去了书房,忍冬一句话都说不上,那两坛酒还在厨房里放着,不知如何处理。

忍冬在门口站了许久,终于是等来暗钰,询问后才知道将军为何生气。

“那酒啊,就让它放着吧,将军心里有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火给灭了,我去找人,你去把粽子分了。”

只说分了,没说要把粽子分给谁,忍冬拎着粽子往里走。

昨晚王爷拎来两坛酒,这粽子是鸡鸣寺特有的素粽,也不知王爷喜不喜欢吃。

不管喜欢不喜欢,送过去就对了,心意到了就好。

忍冬留了两个粽子给自己跟暗钰,拿了两个粽子去找厉恒,厉恒不在,只有他那个木头侍卫在。

“你叫裴豫南是吧,喏,这粽子给你家王爷。”

裴豫南就这么拎着粽子站在门口,直到身后的门从里面打开。

“你手里拿了什么东西?”

裴豫南举起粽子晃了晃,“王爷,是将军给你的,我看这粽子的大小,应该是素粽。这个时节很少有店家卖粽子,大概是鸡鸣寺,只有那儿一年四季都有粽子。”

素粽个头小,很好认,加上时节不对,裴豫南寻思片刻,得出的答案便是鸡鸣寺。

“鸡鸣寺,她去那儿做什么?”鸡鸣寺最出名的便是求姻缘,她已嫁作人妇,到那儿去又是为何?

厉恒心里没住任何人,但这世间的规矩他还是守着,季筠既然嫁给他做妻子,哪儿该去,哪儿不该去,她不会不晓得吧?

裴豫南给不了厉恒正确答案,俩人现在不住在一处,吃饭也都是分开的吃,厉恒每次去见季筠,总会被各种理由拒绝入内。

心里闷得慌,急需一个发泄口。

厉恒让裴豫南去把段启霖约出来,刚出门不久就遇见段启霖的侍从,段启霖正好也要见他。

约好了在老地方碰面,段启霖焦急得坐不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直在房间内徘徊。

“唉,你总算来了,我等你好久了,来,坐下,我跟你件大事。”

这件事可大可小,段启霖只愿自己看错,可他又实在不想看好兄弟被蒙在鼓里。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下棋 主目录 下一章 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