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上一章 没胃口 主目录 下一章 辣酱

第22章 大驾光临

作者: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2-01-2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说起那个神棍,每次宫宴都有邀请他,不知这次他是否回赏脸去一趟。

宫宴没什么好玩的,小时候好玩些,只可惜那都是过去了。

季筠记忆中的宫宴,有他国来访的使者,使者带来了各式奇珍异宝,因为母亲跟先皇的关系,她几乎每次都能参加,使者送来的宝物也都有她的份。

作为一个现代人,葡萄美酒夜光杯,那可是她的最爱啊。

只可惜那使者送来的太少了,她也只得了一小口,剩余的都还在皇宫里。

不行,她得去找出来,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那样的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希望厉宸不会记得,至少留点儿给她。

厉恒在房里炼药,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暗钰便把刚才太监说的话转述给裴豫南,再由裴豫南转述给厉恒。

“坏了,如果那个太监回去跟皇帝说什么,我岂不是要背锅?”

无论是口谕还是圣旨,他身为季筠的丈夫,都得一同跟她一起迎接。

季筠没想那么多,反正也就几句话而已,她听着就行了。

厉恒怕被人挑刺,要求自己事事都做到最好,没想到还是让他疏忽了。

“行了,以后前院安排人手,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扣你月例。”

裴豫南欲哭无泪,明明他什么都没做,为何要扣他月例啊?

回到房里把东西收好,厉恒去书房着季筠,季筠正在研磨,桌面上铺了一张白纸,不知要写什么。

见来者是厉恒,季筠放下手里的墨放到一旁,拿了镇尺压住纸以免被风吹走。

“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成婚这些天,今天是厉恒头一回来书房,当真是有失远迎,季筠觉得还得在门口挂两串鞭炮。

自那日后,二人几乎是零交流,季筠能猜到厉恒为何来书房。

“参加宫宴的衣服有讲究,今晚打算去问我母亲,你要一同去吗?”

厉恒去也行,不去也没关系,她有的是理由打发。

季筠没想厉恒答应得十分干脆。

“我参加宫宴的机会不多,你我现在代表了各自的名声,还望到时给个方便。”不要为难他。

季筠理解。

厉恒不是正宗的皇室,好歹也被冠上国姓了,难道宫宴他真的没参加过?

大婚前夕,季筠连夜命人去订做了几套衣服,两个人的衣服都有相呼应的元素。

简单来说就是情侣装。

头饰方面,也有相似的元素,所以发饰都是搭配好的。

在边关物资缺乏,季筠大部分都是用一根红绳绑住,穿上盔甲也不碍事。

王府虽然不是大富大贵,送来聘礼里面有不少珠钗,季筠随意挑了一根发簪插入发间。

素来不爱用口脂,有些场合需要用的时候,季筠还是会用上。

要是这儿也有口红就好了,口脂的颜色过于单一,面对面时都是一个颜色,有的人涂了好看,有人涂了就像是深山里老妖怪,还不如不涂。

裴豫南坐在马车前,暗钰跟忍冬骑马跟在马车后。

裴豫南郁闷死了。

将军府又不是没有马夫,凭什么要他来赶马车?这是人才浪费啊。

他知道后面那两个丫头功夫不差,究竟有多厉害他倒是不知道,有机会他倒是想跟她们切磋切磋。

公主府离将军府有些距离,马车里,季筠跟厉恒二人相对而坐。

季筠记得府里有辆马车只能并排坐的,改天去把那辆马车让暗钰拉去卖了,再买一辆这种的回来。

她不习惯跟一个不太熟悉的人挨着坐。

知道人前是夫妻,免不了亲密接触,私底下还是不要为好。

时刻保持清醒,才能更好的完成大业。

如今外敌蠢蠢欲动,朝堂上不知有多少人觊觎那把权力巅峰的椅子,季筠不想把自己过多的时间放在情感上。

二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到了公主府,厉恒先下车,并没着急走,而是等在马车边上,等季筠出来可以给她搭把手。

胳膊都伸出去了,可惜季筠不给厉恒面子,又或许是习惯了,直接从马车上走下来,忽略了一旁的厉恒。

再说季筠这人,身高比京都大部分女子要高出许多,厉恒跟她站在一起,俩人相差不大。

公主府门外站了不少人,似乎是知道了今日季筠要回来,周围的邻居都来凑热闹了。

见到季筠一身裙衫,这可不多见。

昔日把万千少女迷倒的将军,如今穿这女子的裙衫没成想可以如此惊艳。

再看厉恒,虽是仪表堂堂,可鉴于之前的不良作风,不少人暗自摇头,只道可惜。

以季筠这样好的条件,莫说是让她自己挑夫君了,皇后的位置给她都没人有意义。

季筠不在意他人议论什么,侧身看向厉恒,“你要习惯,以后这些话你听到的只会更多。”

阻止不了,嘴巴长在别人嘴上,她能做到的便是劝厉恒放宽心,就当是没听到。

“嗯,进去吧。”

将军跟王爷在门外站着像什么话,那自然是要请进去的,早在季筠让人通报后,厉姬就命厨房准备了女儿爱吃的菜。

也不知道女婿爱吃什么菜,厉姬让厨房多做了几道比较常见的家常菜,不能让厉恒觉得怠慢了。

“见过母亲。”

二人齐齐向厉姬行礼,礼数可谓是周全。

厉姬笑着抬手让二人起身,“就当是回自己家,别拘束着。”

仆人把菜端上来,季筠坐在厉恒左手边上,夹菜倒是方便,厉姬也能看得到。

在母亲面前,还是需要装一装的,季筠笑着要给厉恒夹了一个鸡腿。

不就是夹菜嘛,你来我往,公平。

只是不能光吃菜不吃肉啊,季筠要给自己夹了一个鸡腿,她一个爱吃肉的人,除非是没有肉的情况下她可以不吃,这桌子上这么多肉,她为什么不雨露均沾呢?

每一盘菜都要照顾到,季筠谁也没偏心谁,也给厉姬夹了一个鸡腿。

“多吃点,都说能吃是福。先前在边关怕是不能顿顿都吃到肉,现在条件好了,别委屈自己。”

“嗯,母亲我正有一事要问你,参加宫宴的礼服可有何讲究?你也知道我常年不在京都,从前的礼服都是你帮我准备的。”

孩子长大了,是该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做,可厉姬心疼啊。

她的女儿还那么小,就要背负那么沉重的责任去到那种地方,每天无时不刻都在为她祈祷,希望女儿能平安归来。

“这个简单,我让人到你府上去替你们二人量尺寸。这次宫宴不一般,能少出风头就少出,别让人找到错处。”

“知道啦。”

道理她都懂,怕的是别人不懂,故意找茬。

宫宴跟选秀绑在一块儿,季筠都不知道厉宸为何要这么做,如果他一声令下,说没有一个他看得上,那场面岂不是尴尬得很?

能参加选秀的,要么是以眉毛出名,要么是京中达官贵人的女儿,有一部分秀女的父亲还会被邀请到宫宴上。

若是自己的女儿被皇帝嫌弃,那多没面子啊?

在这个时代,大部分人家里都是妻妾成群,有女儿的家庭不少都有儿子。这部分被淘汰的秀女,今后谈婚论嫁也有点难啊。

厉宸是存心的吧?季筠总觉得他这么做就是故意的。

想起李太傅那样笃定自己两个女儿都能入围,是不是背地里给了厉宸什么承诺?这人也太没信心了,明明说好了要把藏在京中的老鼠抓出来,那李太傅可不是什么好人。

以前功绩如何暂且不说,就云痕手里的证据来看,李太傅也算得上披着羊皮的狼,背地里收了不少人的好处。

他站在如今这个位置,想抵制外界的诱惑不容易,可有些钱是李太傅直接伸手跟他人要的,这算是受贿?这是直接要钱才办事。

也不知朝堂上有多少官员是靠贿赂他人获得官位。

这些人一锅端的可能性太小了,除掉一个,要像一栋楼那样直接动地基让整栋房子塌可不容易,你得多方面下手,杀他个措手不及。

让敌人都预料不到你下一步行动,你才能强在他们之前绝杀他们。

吃完饭,厉姬拉着季筠聊家常,问的都是一些近况。

以前没觉得累,如今季筠倒是觉得还不如去多看几本账目,她好困啊。

公主府比将军府要大许多,厉恒走了一圈,迷路了。

从规模上可以看得出,先皇对自己唯一的妹妹有多宠爱,当今圣上登基后还命人修缮了公主府,可见厉姬在皇室在地位非同一般。

人虽然不在皇宫里,可影响却是如此之大。

不知不觉走到后院,门前挂了不少帷幔,看着像是女子的闺房。

公主府里只有两位主人,用跟头发丝都能猜出这房间的主人是谁。

轻轻推开一丝门缝,里面干净整洁,丝毫看不出已经许久没人居住的痕迹。

“王爷。”

突然出现的仆人可把厉恒吓了一跳,点头向她示意。

“这里曾经是我们将军的闺房,不过啊,自从将军去了边关后,就很少回来,这间房间每日都有人打扫,这是夫人吩咐的。”

女儿不在身边,还是让人日日打扫她的房间,厉姬每天都在期盼女儿能回到自己身边。

边关四年,厉恒很难想象出厉姬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没胃口 主目录 下一章 辣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