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上一章 大驾光临 主目录 下一章 幸好

第23章 辣酱

作者: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2-01-2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季筠的父亲季礼早逝,厉姬一个人把季筠拉扯大不容易。

在失去丈夫后,女儿走上了丈夫的老路,厉姬是否每天都担心害怕?

担心女儿的安危,害怕她跟她父亲一样在战场上牺牲,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从此便阴阳相隔。

世间有太多的不如意,如今季筠回来了,厉姬可已经习惯了每天的期盼。即便是女儿嫁作人妇,她也会把她的房间一直留着。

真好,有父母爱的人真好。

“王爷,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将军说要回去了,找不到你。”

看着裴豫南,厉恒记得他的父母也……唉。

“知道了,回去吧。”

厉恒强装镇定走在裴豫南身后。

他绝不会说自己是迷了路才走到这儿的。

上了马车,季筠接过忍冬递来的水壶,喝完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马车内没有照亮的工具,厉恒只能靠时隐时现的月光看季筠。

想起刚才那仆人说的话,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快成婚,季筠是不是能在厉姬陪伴的时间更长点呢?

答案很明显,厉恒不愿去承认,是他打破了厉姬的幻想,如今季筠只能偶尔回去一趟,回去也只能吃顿饭聊聊天,再也不能巷从前那样,睡到日上三竿等着厉姬去喊。

“将军,到了。”

“嗯。”

倦怠感上头,季筠刚才的确睡过去了。

身旁有人的情况下,这是她第一次在外人身旁睡去,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保持警惕性,是她四年来保持的习惯,无论身在何处,都要时刻注意。

下了马车,季筠没有回头等厉恒,径直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三月里的京都,开始带了些许热气,空气中有些许花香,是厉恒昨日命人去花坊买来的。

除了池子里的荷花,将军府大多以草木为装饰,极少有鲜花。

冷冰冰的,就跟季筠这个人一样,厉恒觉得少了些生气。

鲜花点缀,好看是好看,就是夏日里容易招惹蚊子,季筠问了忍冬花从何来,忍冬出去询问了仆人再回来告知季筠。

“随他去,他也算得上是将军府半个主人,他有权利去做他喜欢的事,只要不妨碍到我们。”

“是。”

忍冬后退几步走出书房,那些放在围栏上的花儿,开得倒是挺好,给府里增添了一丝春色。

那日去鸡鸣寺,她没跟着去,实在是可惜,听说鸡鸣寺后山有一大片桃树,不知将军去看了没有。

漫山遍野一片花海,实在是好看极了。

看惯了血色染红的幡旗,忍冬希望自己以后能见到更多的是鲜艳的花儿,而不是将士们被鲜血染红的披风。

时间已到,季筠明日要回归朝堂,朝服要提前准备好,忍冬到厨房去找吃的,恰好遇见前来觅食的裴豫南。

“你家主子晚上没吃饱?”不会吧,公主府的膳食算得上是皇宫里的水平,将军那样挑食的人都吃了不少,不应该啊。

拿饼的手顿了顿,裴豫南把饼拿起直接放嘴里咬着吃。

“是我自己。”

“哦,我说呢,下次你有机会多吃点。”

厨房里经常会有多备出来的食物,他们都是从军队里回来的,厨房里经常准备有干粮,随时做好准备。

忍冬找到自己上次藏在柜子里的辣酱,举起在裴豫南面前晃了晃,“喂,你要不要来点儿?可好吃了,我们以前在边关,很多东西咽不下,弄点辣酱就好吃多了。”

好吃?裴豫南看了看她手里的瓶子,决定试一试。

把自己手里的饼伸过去,忍冬用勺子舀了一点抹在他的饼上。

“这个辣酱特别辣,我去给你拿水。”

“不用,我能吃辣。”

忍冬狐疑了以下,看他十分自信的回答,用勺子给自己的饼抹上辣酱。

跟给裴豫南的份量不同,忍冬给自己的得有五倍。

小气,裴豫南没敢说出口。

“我们是辣习惯了,你不一样,这京都的口味偏清淡,就算有喜欢吃辣的人,到了这儿口味也跟着变淡了。”

就着辣酱咬了一口,十分怀念的味道,仿佛又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许多人围坐在一起。

中间生起火堆取暖,一瓶辣酱轮着来,基本上都最后都没有了。

看她吃得欢,裴豫南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饼,差点人没了。

“哇,好辣。”

再看忍冬,她刚才的辣酱可是自己五倍多,她怎么能面无表情的吃下去?裴豫南不解。

伸手拍了拍裴豫南后背,忍冬走出去找了个竹筒接了些水,“喏,缓缓。我就说你不能吃辣别吃,这辣酱是将军特制的。边关那种地方,能吃的东西很少,算不上美味,能有得吃就不错了。”

“可食物总得好吃才吃得下,才能补充体力,所以将军做了这个辣酱,掩盖住食物本身的味道,我们吃习惯了,自然觉得好吃。”

一时间,裴豫南心里的责怪成了心疼。

像忍冬这样年纪,在京都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在家里也是父母疼爱的年纪,可他们却在边关跟敌人搏斗,四季交替,都不知吃进肚子里的究竟为何物。

“将军对我们很好,这个辣酱只是小事,她虽然是将军,可她吃的东西都跟我们一样,在军营里,她要求的便是一视同仁。”

没有谁比谁特殊,在季筠看来,她只是一个统帅而已,本质上她也是一名士兵,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裴豫南知道战场有多凶险,季筠能回来,老天也在帮她。

“你们王爷呢?没回来之前,你知道营里的兄弟听到将军要嫁人,大家都喊着要进京杀了王爷。”

共处几年的同僚,一朝发现对方竟然是个美娇娥,试问当时听到圣旨的士兵们有多伤心。

被召回京,被收了兵符,除非再后敌人来犯,将军从此成了兵部尚书,再也不是那个在战马上意气风发的将军季筠了。

可惜,惋惜,痛心,忍冬不知大家的心里怎么想的,她自己更愿意看到将军高兴的模样。

只要她高兴就好,她也不愿看到将军被困在这京都内。

京都的城墙,四四方方的,不比那宫墙让人窒息。

将军是翱翔九天的鹰,自由自在的边关才是她的归属,京都太多规矩要守着,每每见到将军闭目养神,忍冬心里全是心疼。

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可比边关生死搏斗要让人窒息多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可要比战场上更让人焦心,有时因为一句话,一个人被送上断头台。

忍冬的愿望不多,只希望将军以后每天都能高兴,她能为她做的,她都尽力去做到。

“边关难么苦,为什么不回来?”

“回来?我跟暗钰俩人本就不属于这个地方,军队才是我们的家,将军走到哪儿,我的家就在哪儿。”

她们都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像她们这样孤苦伶仃的士兵,在军中有成千上万。

太平盛世,是大家的愿望。

谁也不愿见到昔日与自己说笑的同伴,下一秒被鲜血染红双手,被长枪刺破胸膛。

回忆一幕一幕涌现,忍冬不知不觉掉了几颗金豆子,落在手里的饼上。

裴豫南知道是自己勾起她的伤心事,在怀里摸了半天找不到帕子,手在衣裳上来回擦了几遍,用手指拭去忍冬面颊上的泪珠。

“对不住,我,我不是故意的。”

拂开裴豫南的手,忍冬用袖子擦了几下,扬起笑容让自己看上去好些,“没事,回去吧,这么晚了,你家王爷该找你了。”

说完便跑出去了,裴豫南想追上去,想了想还是算了。

是他的错,勾起了忍冬不好的回忆,他现在还追上去,岂不是讨人嫌?

厉恒在房间里研究毒药,裴豫南拿了些面粉做了碗面端来,给他当夜宵。

“你吃了吧,我不饿。”

神农尝百草,有些药你得吃过才知道它们的药效如何,厉恒打小就习惯了中毒,再给自己解毒,然后再记录下来。

王爷向来说一不二,最讨厌别人反驳他的话,裴豫南犹豫了一会儿,端着碗蹲在门外把面吃了。

早知道他刚才就不吃饼了,不吃饼也就不会勾起忍冬伤心事,她也就不会哭。

“唉。”

最近寻的药材质量不错,厉恒制作出不少毒药跟解药。

此次宫宴凶险万分,他得多防备着,以免中了贼人的道。

他很少出现在宫宴上,这次是以季筠丈夫的身份被邀请,想来有不少人到时会挖苦他。

厉恒自己倒是没什么关系,季筠也让他习惯,是不是她也听到了不少传。

“明日她要去上朝,怕是会被留在宫中用膳,去跟段启霖下帖子,再去城西买两壶好酒。”

“是。”

吃完碗里最后一口汤,裴豫南用手背擦了擦嘴巴,赶紧把碗还回去。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再见到裴豫南,段启霖直接上手捏裴豫南的脸。

“咦,还真像,你是真的裴豫南?”

裴豫南快无语了,他自己怎么就不是自己了?

“是,段公子,王爷约你明日到将军府一叙。”

将军府?上次是春荷苑,这次直接到她家里?

段启霖的手在发抖,季筠可真狠啊,他现在可乖了,为什么还要约他见面呢?他保证以后都不乱说话,真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大驾光临 主目录 下一章 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