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关于未名湖畔的爱与罚
上一章 27、陈可和于雷的旅行·山中 主目录 下一章 29、陈可的新生杯

28、于雷和陈可的悠长假期

作者:逆旅主人 更新时间:2015-05-20 01:02:07

九寨一天,黄龙一天。在四川的第四天,小江带着于雷和陈可从川主寺向若尔盖的松潘大草原进发了。

路上经过了红军长征的起点纪念碑,于雷希望自己在爱情道路上的长征也能够达到胜利的终点。

临走的时候听说前面下了雨,往若尔盖的路可能不好走,因为这条路上有很长一段土路,但小江还是决定试试。

果然,刚走了不到十公里,就有一辆大卡车陷在路边上,把后面的车都给堵死了。其它车只好排着队从中间一条路况更差的小路上拐过去,绕远而行,看情况至少得等上一个小时。小江这种情况似乎是见多了,他把警灯放到车顶上,拉响警笛,一路从逆行的车道上狂飙了过去。五分钟以后,他们的车就已经行驶在小道上了。

后面的路相对通畅了一些,他们在黄昏时分到达了若尔盖。晚上他们睡在一个小蒙古包里,新鲜倒是新鲜,就是上厕所麻烦了点。于雷躺在陈可旁边,不停兴奋地嘀嘀咕咕,谈论着草原上的乐趣——明天他们就可以骑马了!任何人,只要你曾经试过,就永远不会忘记在辽阔的草原上纵马奔驰的感觉。

于雷在读中学的时候,他父亲就常常带着他到上海东部的一个马场去骑马,那里的马场主是个很有趣,很有经历的人。经常到那儿骑马的人都认识于雷。当他穿着象牙般白的马裤、夜色般黑的马靴,头戴骑手帽,走向等候他的骏马时,全场所有的眼光都被他久久地吸引。

虽然谈不上什么骑术,但一般的快跑,简单的跳跃对于雷来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其实只要别紧张,骑马并不是多么难的事情,"于雷对陈可说,"最重要的是靠小腿、大腿的用力和坐骨、缝隙的位置把下身保持稳定,上身要么直立前张,要么收缩前倾,视步伐的快慢灵活调整就行了。""马是很有灵性的动物,你越是紧张,它就越是要和你闹,只要你放轻松,表现得象个老手一样,它也就老实了。"于雷说。

陈可骑马的经验则不象于雷那么丰富,不过是在公园里或者象康西草原这样的小地方遛过两圈罢了。但等真的坐到了马背上,只要不做快步的动作,谁也看不出来他是个新手。

陈可是个胆子大的家伙,只要他能骑上马,就敢飞奔向前——尽管要一个新手在马背上保持直线快速前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为了安全起见,于雷还是坚持两个人最多骑到快走为止,他知道在快跑途中跌落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直到最后的半个小时,于雷实在禁不住陈可的央求,在前面领着他的马快速地在草原上跑了一小圈。陈可跑得兴高采烈,于雷却在心里为他着实地捏了一把汗。

出了草原,从川西北返回成都,他们又到都江堰、三星堆和乐山遛了一圈,四川的旅程就算是圆满结束了。

十月五号,假期的第七天晚上,于雷和陈可离开了成都,两个小时以后,他们的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了。

饯行宴上,蒋伯伯饮下满满的一杯酒,脸有些发红。他拍拍于雷的肩膀:"你们两个小哥们要好好相处啊!等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兄弟朋友有多重要!年轻的时候争着要权,要威风,要地位,可等你老了,这些都会慢慢变淡的。只有朋友!前呼后拥的人到处都是,真朋友一个也难求!

于雷,我这次不是冲着你爸才照顾你小子的!你爸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跟着你姥爷风里浪里了!我是冲着你这个小兄弟!你带着你哥们过来我看着高兴!"

陈可在一旁听着觉得很感动,他真得想珍惜于雷这个朋友。虽然他们才认识一个月,但失去他将会比任何人都让陈可难以忍受!他是真得喜欢和于雷在一起。

而于雷已经热泪盈眶,他拿起酒杯朝蒋伯伯举了一下,什么话没说就一口气喝了下去。

朋友吗……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好朋友……可我不只是想这样!

他知道自己就要陷入困局了。他爱陈可,作为一个情人;但他也喜欢陈可,作为一个朋友。如果抉择是必须的,他无法想象其中的艰难。

他的聪颖,他的博学,他的可人,甚至他有些孤僻的个性,都让于雷那么着迷。他分不清是哪些特质使自己爱上了他,又是那些特质使自己喜欢上了他。

如果他们能够成为恋人,他会幸福地飞上天堂。

如果他们不能再做朋友,他会悲伤地走进炼狱。

很多人都告诉他,爱情是转瞬即逝的。如果是这样,他难道不应该用一种更稳固和长久的关系来联结自己和陈可么?

然而,爱情是那样的眩目、诱人,她的吸引力是那样致命!即便最终的结局是飞蛾扑火,也使人义无返顾、勇往直前!

这用不着任何人告诉他。

于雷知道了清醒的痛苦,他情愿醉死在那个有他、有陈可、有幸福的梦里。

他第一次感到了世界的不公平。但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公平呢?

这个被上天恩宠的人,在他的第一次爱情开始的时候,不得不去接受命运的考验和折磨……

这个假期在他们两人看来是太短了,短得让人心疼。

可是,他们不知道,还有一段漫长得多的旅程,正在等待着他们。

他们悄悄地撕开了爱情潘多拉魔盒的一角,它里面所有未知的幸与不幸,都正在不可逆转地在此心灵与彼心灵里,在有意识与无意识间生根发芽。

于雷和陈可的悠长假期。

尽情享受吧。或者在互相折磨中,走向毁灭。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没有第三条道路。

假期结束之后,于雷和陈可都忙碌了起来。

陈可的高等数学和经济学原理都有期中考试,于雷手上攒了三篇论文,眼下还有体育部新生杯的筹备工作,他有些焦头烂额。

新生杯和大学杯的各项体育比赛是京大每年必办的传统赛事。由于体育特招生一般都集中在法学、国关这两个文科院系里,所以其他院系一般都只有争三四名的份。在于雷忙着准备新生文艺汇演的时候,体育部的干部们已经和刚招进来的新生一起初步做好了新生杯的前期工作。

十一过后的第一个周四,是体育部例会的日子。

于雷早早地来到了小四教。这个全校最烂的教室楼是所有学生组织的最爱,"几点几点本教室有会"的字样从一楼到五楼每天都能看到。

体育部定好的教室里已经坐了几个人。一个男孩认出了于雷,跟他打招呼。于雷冲他笑笑,名字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叫不出来。那天面试的时候这个男生给于雷的印象很好,口齿伶俐,但很平实,没有太多的花言巧语。

"你还记得我吗?我叫张树。"男生说。

"当然记得。"善意的谎言是必要的。

"抱歉上次把你叫成师兄。"张树笑着说,"你是什么院的?"于雷想起来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便也冲他笑了:"法学院。""哦,没错!"张树象是想起来了什么,"上次见过你和我们屋的陈可在一块。"于雷惊讶地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他尽量地保持平静:"你……和陈可是一屋的?""是啊,41楼312."真不知道这家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于雷心想。

"你俩是高中同学?"张树问。

"不是,正好选了同一节课罢了。"于雷怕被别人看出自己的心思,粗粗地一带而过了,"你十一上哪玩了吗?"其实于雷想打听打听陈可是怎么跟室友谈论自己的旅行的。

"就待北京来着!巨没劲!你呢?"于雷没什么心思跟他描述自己的行程,只是一味琢磨着怎么把关于陈可的话套出来。

"到四川玩了一趟。"于雷估计这会让张树想起来什么。

"真不错!好象陈可也到那边去玩了似的……你们都够潇洒的。""他……一人去的?""不清楚,他长成那样还愁没人陪么?"他没提到自己?于雷有些失望,他为什么不跟别人提起是和自己一块去旅游的呢?如果这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他一定会想和朋友一起分享的啊!于雷随时都愿意告诉别人自己是和陈可一起出去旅行了,因为这是一种幸福啊!

除非……除非他并不觉得和自己在一起是一种幸福……让他快乐的只是旅行本身……所以于雷这个附加品就不需要出现在他和朋友的谈论之中?

但也可能……是因为陈可喜欢我?他不想告诉别人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心意?

于雷正在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教室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一会儿臧玉也来了,他简单地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开始说正事。

主要说的还是新生杯。现在各院的报名表都已经交上来了,一共有二十四支队报名参加足球赛,二十八支队报名参加篮球赛,下面要做的就是安排赛程,租借场地,联系赞助商等等。

张树在下头悄悄地跟于雷说自己和陈可都是院队的队员。

"什么?"于雷本来就已经乱糟糟的心情又往下一沉。他从来没跟我说过。

"是啊,陈可这小子真是挺神的,前几天还在弹钢琴,一下了球场就活脱变了一个人。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么能文能武的!现在我们院的那些花花草草就已经开始整天’陈可陈可\’的了,以后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姑娘呢。"张树说,他由衷地感到陈可这个人有些不可思议的成分。

于雷也不知道张树后面又说了些什么,他现在谁的话都不想听。

事情总是这样!一天前还让人幸福得要命,一天后就让人难过得要死。于雷觉得自己越是接近陈可,就越是摸不清他的想法。

从四川回来以后,于雷并没有感受到他所期待的那种"两人关系的飞跃".这个星期除了周一在课上见过陈可一面,后来就再也没见到过,哪怕是在厕所!

于雷有些着急了,他决定这个周末要把陈可约出来看场电影,好好和他聊聊。

可惜时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于雷的整个周末都在忙碌中度过了。

臧玉星期五的时候打电话通知于雷一家台资企业有赞助意向,要他们在下周一之前把详细的赞助计划拿出来,否则不可能来得及在开赛之前把预算列出来。

"所以,"臧玉说,"咱们这个周末要一块商量商量,看怎么写这个计划。"好吧,那就商量商量……可让事情更糟糕的是,中国法律思想史的一篇论文下周就是截止日期,然而于雷到现在为止才刚做了一点点材料收集的工作,连文章的轮廓都还没出来。

看着眼下的情形,陈可的事只好先往旁边放一放了。至少他们之间还有那么一段无法忘却的旅程,可以让于雷在夜里做几个好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7、陈可和于雷的旅行·山中 主目录 下一章 29、陈可的新生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