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都市小说 >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上一章 香浓大骨汤 主目录 下一章 镇上的活不好找

第三十六章 一看就是个当官太太的享福命

作者:元一一 更新时间:2019-03-31 00:35:44

小÷说◎网】,♂小÷说◎网】,

第三十六章一看就是个当官太太的享福命

对薛家二房的人来说,这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个早上。

薛顺没有去下田,陈秋娘不用做饭也没有洗不完的衣服,薛双双也不用去喂鸡打扫鸡窝猪圈牛棚,薛石不用去割猪草。

只要等着吃饭就行了。

薛石对薛双双道:“姐姐,我真的不用去割猪草了吗?奶奶会不会不给我吃饭?”

薛双双道:“不会,石头以后都不用去割猪草了。”

薛石眨眨眼睛,说:“这样的日子真好,就跟做梦一样。”

六岁的小豆丁,还是花骨朵呢,却被薛家虐待得又瘦又小。

薛双双心里有点酸涩,摸摸薛石的脑袋:“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相比于薛家二房,大房和三房就鸡飞狗跳。

这个月轮到大房做家务,李招弟起来烧饭,就把薛如意喊起来,让她去洗衣服。

薛如意一向拈轻怕重,在家里端着架子,什么活也不干。

她自认是读书人的妹妹,等以后薜大海考秀才当大官,那她就是官老爷的妹妹,应该是别人侍候她,怎么能做这些粗活。

再说她的长相是白溪村公认的漂亮,是要嫁出去做官太太的,做粗活把手做粗了怎么办?

所以在这之前,薛如意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每天把自己往漂亮了打扮,等着嫁出去做官太太。

如今还没等到嫁出去,一朝日子天翻地覆,天还没亮,竟然就被李招弟叫起来去洗衣服,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薛如意揉着眼睛道:“娘,怎么叫我洗衣服?薛双双那贱丫头呢?怎么不让她去洗!”

李招弟冷笑:“别给我提二房那个小贱蹄子,她现在可威风了,有里正撑腰,连你爷爷奶奶的话都不听,我还叫得动她做事?”

薛如意推脱道:“娘啊,这么多衣服,我的手指头都要洗粗了。你不是说了,我这双手白白嫩嫩,手指又细又长,一看就是个当官太太的享福命。”

“要是手变难看了,还怎么嫁官老爷啊!”

“官老爷都是读书人,人家最看重手了。”

李招弟一听有道理,她还指着女儿当官太太的,就说道:“那算了,你把衣服放那儿,等下我来洗。”

“那我再睡会儿,娘,吃饭的时候你喊我。”薛如意不用洗衣服,心情非常好,就想继续睡回笼觉。

“睡什么睡?”李招弟一边烧火,一边喊住她:“你不洗衣服就去把鸡窝猪圈牛棚清理了。”

“啊?!”薛如意惊呼一声。

“啊什么啊?快去!”李招弟忙得头也不抬。

本来这几天薛石病了,虽然是她做饭,但是衣服有王春桃洗,清理鸡窝猪圈这种事,薛老头和薛老太做了,没落到她头上。

昨天那么一闹,这些事全落到她一个人身上,她这么些年没怎么做家务,一下子根本忙不过来。

而且薛福听说昨天的事是她为了抢二房的肉吃才引起的,害得他要种地,昨天晚上还狠狠打了她一顿。

李招弟要面子,被薛福打了也不敢声张。

因为一斤五花肉而让自己家损失了巨大收益,并且自己还一口没吃着,李招弟自己心里也颇后悔,也不想闹起来。

身上被打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隐隐作痛,让人难受。

薛如意要是不帮她一起干活,她今天中午饭都来不及做。

薛如意整个人都惊呆了,气愤道:“娘,你让我去打扫鸡窝猪圈牛棚?你又不是那些地方又脏又臭,人都要呆臭了,我不去!”

李招弟气不打一处来,拿起灶台上的锅铲,劈手就给她来了几下:“你去不去?你去不去?好吃懒做的东西,不做活哪来的饭吃?”

薛如意没想到,好吃懒做这个二房专用的词语,有一天会被她亲娘用在她身上。

因为有二房做牛做马,薛如意的日子一直以来都过得很滋润,连骂都没挨过几次,更别说挨打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薛如意一时反应不及,被结结实实打了好几下,痛得她高声尖叫起来:“啊,救命啊,我娘要打死我了!”

她一边喊一边跑,李招弟就在后面追,两个人围着院子转了好几圈,把薛家其他人都惊动了。

薛壮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出来:“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薛老太推门出来骂道:“大早上的在这里叫魂啊?老大家的,让你做饭,不是让你把人都吵醒的。”

“如意你有力气在这嚎,还不赶紧去把鸡放出来,没听见鸡窝里的鸡都在造反了?去,把鸡窝猪圈牛棚都铲干净了!”

薛如意欲哭无泪。

薛福沉着脸从屋里走出来,喝道:“李招弟,你跟如意在干什么?吵起来很好看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不会做事还是怎滴?”

李招弟怒道:“你的好闺女,拈轻怕重啥事不干,还不许管了?”

薛如意哭着告状:“爹,我娘让我去洗衣服,还让我去清理鸡窝猪圈牛棚!”

他自己都得回来种田了,薛如意还想不干活?

薛福如今正是一肚子火,薛如意根本就是自己往他枪口上撞,薛福喝道:“叫你干活还叫错了?还有脸在这嚎?还不赶紧去做。”

薛如意觉得天都塌了,哭哭蹄蹄去洗衣服了。

早知道非干活不可,她一开始就不找那么多理由推脱,现在好了,不但要洗衣服,还要清理鸡窝猪圈牛棚!

估计是连着许多次在二房手里吃了亏,早饭的时候,终于没有谁说要吃薛石的野菜饼子。

不过李招弟依然少煮了一个鸡蛋端上桌。

薛双双只当不知道,只是在鸡蛋一端上来的时候,就拿了一个塞到薛石手里:“石头,这个鸡蛋是你的,拿着!”

薛石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动作却十分迅速,两只手把鸡蛋握住,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薛小宝立即拿走另一个鸡蛋,薛光一看鸡蛋没有了,当场就大哭起来:“我的鸡蛋!我要吃鸡蛋!”

他还想跟以前一样扑过去抢薛石手里的,不过被王春桃拦住了。

王春桃抱着薛光,质问李招弟:“大嫂,你做一顿饭,怎么连我们家薛光吃的鸡蛋都没了?”

李招弟的本意是不想给薛石吃,谁曾想薛双双的速度这么快,当先就把鸡蛋拿走了一个。

不过王春桃的语气也太让人不舒服了。

李招弟道:“我这不是忘了吗?三弟妹要是着急,就自己去灶上给孩子煮一个,要是不急,就等中午做饭的时候给薛光蒸一个。”

“一个鸡蛋也不是什么大事,三弟妹也知道要叫我一声大嫂,这就是你跟大嫂说话的态度?”

薛老太这几天本来就心气不顺,被他们这么一闹更是头疼,当即怒道:“老三家的,这点小事你也要闹,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王春桃气得肝疼,却又没办法跟薛老太顶嘴,别提多憋屈。

李招弟刚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薛老太的怒火就已经烧到她身上:“老大家的,让你做个饭都能忘东忘西,为了煮个鸡蛋还要专门生过火,家里的柴火不要钱的啊?下次你再忘了,就自己把柴火钱补上。”

看到李招弟蔫了,王春桃又一下子高兴起来,抱着薛光去厨房煮鸡蛋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香浓大骨汤 主目录 下一章 镇上的活不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