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都市小说 > 偷梗之王
上一章 我有一个麻烦(求推荐求打赏!) 主目录 下一章 建议改成:叫 卖 之 王(中)

021 建议改成:叫 卖 之 王(上)

作者:十一月的嚣张 更新时间:2020-06-23 01:30:59

“也摆摊啊?”

两个男人走过来,非常随和地问。

这俩人张叙认识,就在旁边摆摊。人家特别专业,不仅花做得好看,而且还特风骚地立了个牌子,叫“佳宇花店经院分店”,生意很火,很多人买,张叙刚才眼馋半天了。

这俩人长得很香,应该是兄弟,大概都一米七左右,但是说话那位胳膊稍长一些,手臂肌肉很硬,一看就是个修行者。

“嗯,是的,大家也算是同行。”见到有人过来,金灿知道这种交涉让两个高三的学生解决有点勉强,便直接站出来说道。

胳膊稍长的那人看了看满地的花,笑道:“同行吗?你要说都是修行者,那倒确实。”

果然是修行者!

不过看这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应该是“野生”修行者。

大多数修行者都是在学校上学修行的,但自然也有少数人,或者在家族里修行,或者自学成才。而自学成才的,一般都和学校的不对付。

这就像草根和学院派,各有优点,也互有嫌隙。

面前这位,恐怕就是一位自学成才的。

别问为什么是自学成才的,要真能在家族里修行,还用得着出来摆摊卖花?

金灿听到男人的话,回头看了看张叙和申以纯:“那确实是同行了。”

“我刚才听到你们说修行的功法,果然没听错。你们好,我叫赵大宝,这是我弟弟赵二宝。我没上过修行学校,自己练了一点。这两位都是一中的高材生吧?”胳膊稍长的男人自我介绍道。

一中的高材生?

听到赵大宝的话,张叙和申以纯特别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啥时候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能叫高材生了?

“我们确实是九川修行一中的。”张叙没有否认。

赵大宝闻言特别高兴,说道:“我听说想要参加高考,至少需要1级五品修为,几位有时间吗?我希望和几位切磋一下。”

“这个就不用了吧。”金灿拒绝道,“一中不允许私自斗殴,而且,我们还得卖花。”

“卖花?你们这花的卖相,有人买才有鬼呢。”一直没说话的赵二宝忽然说道。

“二宝,别这么说。”赵大宝不等张叙等人反驳,便阻止了赵二宝。

赵二宝呵呵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赵大宝带着些许歉意,对金灿道:“抱歉,我弟弟为人就是这么的耿直。”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不还是说我们的花不行吗?合着你弟弟耿直,你就阴阳怪气呗?

张叙默默吐槽着,咧咧嘴,笑道:“没事,我们不介意。卖花我们就是一时兴起,平时还是以修行为重的。”

金灿本来还怕张叙和申以纯太年轻,听不出赵大宝话中的意思,此时见张叙应对自如,便也微笑不语了。

你卖花是专业的,但我修行是专业的啊。我能上高中,你气不气?

赵大宝可能也没想到张叙会这么成熟。他笑了笑,略有些欣赏地说道:“其实吧,做生意这事,一时兴起是不行的。不管干什么行当,都得有自己的特色。你像我们花店,就有最特别的蔬菜水果花束,这东西别人那里都没有,所以我们生意就好。

“你们也是,卖花最重要的是,突出自己的与众不同。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你必须知道一件事,不管卖什么东西,你必须得卖出属于自己的特色来!让别人一眼就能够将你记住,从此以后,再想买这种东西,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这样,你也就成功了。”

赵大宝说的这话还真是没毛病,张叙的花确实没啥特色,也不能让人一眼就记住。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价格,但张叙也不敢把价格降得太低——这玩意儿有个行业规矩,不能破坏,张叙想甩卖都得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没人买实在太正常了。

赵大宝这话是善意,张叙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点点头,感谢道:“谢了兄弟,我们确实得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没事,有问题就问我,我就在你们旁边。”赵大宝摆摆手,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赵大宝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叙:“希望有机会能和你切磋一下。”

张叙道:“好!”

……

“要有特点?要什么特点?”

金灿看着满地的花,也开始琢磨起来。

张叙哈哈一笑,说道:“不就是特点吗?我分分钟就能创造!”

金灿愣了愣:“你有什么新的花束种类和风格吗?”

“特点干嘛要在花本身上找?”张叙挑了挑眉毛。

“你的意思是……”

张叙大刀阔斧,信心十足地说道:“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叫卖之王!”

“叫卖?”金灿和申以纯互相看了看,没懂。

张叙却在心里狂笑。

叫卖嘛,咱大地球,什么花招没有啊!

……

九川经济学院,青园林,风景秀丽,景色宜人,正所谓停车坐爱枫林晚,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是最适宜拍照留念的地方,也是情侣们四年来最喜欢的地方。

此时此刻,下午四点三十分,夏天的太阳仍旧火辣地挂在半空。

一辆摆满了鲜花的三轮车停在鲜花销售处,有三个人正站在三轮车后面,看着过往的毕业生们。

许多毕业生从这里经过,但很少有人停留。

因为比起其他的摊位,这个摊位的花,不太好看。

“叙哥,你确定你能行吗?”申以纯站在张叙身后,打量着张叙刚刚买来的大喇叭,问。

“我不行难道你行吗?”张叙道。

“我觉得可以让金灿大哥来,金灿大哥毕竟比咱们有经验,你说是不是,金灿大哥?”申以纯说道,却没听见金灿的回答。

一回头,金灿正在手机。

“他?一个斯文败类能有什么用。这种事情,还得我来!”张叙信心百倍,“以纯,你信不信,我一吆喝,所有人都得往咱们这里跑!”

申以纯摇摇头:“我不信。”

“要是都往咱们这边跑,你怎么办?”

申以纯想了想:“晚上请你和金灿大哥吃饭!”

“就这么说定了!这下晚饭钱还剩了!”张叙哈哈一笑,往前一步。

申以纯便盯着张叙,想看看张叙会怎么喊。

刚刚张叙决定,既然做特色,那就做特色的叫卖吆喝。

申以纯也不知道该怎么叫卖吆喝。

毕业花束?打折促销?

还是什么?

他不懂,但他觉得张叙可以。

谁让这是我叙哥呢!

那边的金灿,虽然在玩手机,眼睛却也时刻瞄着张叙,他也想知道知道,张叙怎么能通过叫卖,拉拢到更多的顾客。

于是,就在两人的注视下,张叙掏出手机,播放了一个DJ舞曲。

激烈的舞曲带着节奏,猛然从大喇叭中钻出,瞬间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目光。

然后,就看到张叙深吸一口气,跟着音乐的节奏,冲着大喇叭喊道: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花卉厂倒闭了!王八蛋黄河老板欠下了2.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鲜花抵工资。原价500多、300多、200多的鲜花,统统100块!统统100块……”

这音乐节奏再加上诡异的歌词,申以纯和金灿,全都惊呆了。

周围不停流动的人群,瞬间凝滞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有一个麻烦(求推荐求打赏!) 主目录 下一章 建议改成:叫 卖 之 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