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星楼逐鸢
上一章 偶遇灾星 主目录 下一章 李小少爷要联姻!

第八章 蒙斋出世

作者:十有鱼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2:23

苏鸢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身子骨大不如从前,兴许是在花园中摔的那一跤带来的后遗症。那南山寺已经早早关上了大门,不远处的斋房升起袅袅炊烟,夹杂着香火之气升腾而起。

苏鸢整理了下自己的那身素色衣裳,上前扣门。等了半晌不见来人,刚想再敲,门却开了,是两个年轻小尼姑,一身布衣,头上戴着个帽子,细细看去应该是光头。

“请问是苏施主吗?”其中一小尼姑问道。

“是。”苏鸢不知为何,看见眼前寺院,心忽然就静了下来。

“请,静思师太在等您。”小尼姑把苏鸢请进门,朝着后面禅房走去。到那一大禅房门前便停住了脚步,苏鸢孤身走了进去,只见一老尼盘坐榻上,闭着眼睛数着佛珠,夕阳余晖从大门照进来,苏鸢看见自己那个长长的黑色影子照在前方佛龛与墙上。

“师太您好,弟子苏鸢今日来皈依佛门。”苏鸢也懂规矩,说着跪在那佛龛前。

静思师太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一脸期待的苏鸢。

苏鸢也着实被静思师太的容貌惊艳了一下,苏鸢上辈子这辈子见过不少美人,也曾陪李星楼进宫,面见过几位贵妃娘娘,但眼前这位,可以称得上是绝色。

苏鸢只一眼,便能想到她年轻时该是多么风华绝代,只是此刻,那容颜更添了几分出尘的静和。

“苏施主,您尘缘未断,皈依就不必了。”师太缓缓起身,走到苏鸢身边说道。

“可……”

“但施主的困境我也曾听闻一二,如果您觉得在南山寺能达成您所愿,您可在此听经学礼,愿您早悟兰因,早离苦海。”静思师太缓缓说道。

苏鸢闻言,自知不必再多言,起身双手合十回了个礼“叨扰了,两年期满,我立刻下山。”

她太了解李星楼的野心了,这一世的自己如果不做出改变,按照他的性格照样会不择手段盯上苏府,自己的命运恐怕与上一世还是大同小异,无奈之下只得先躲过明年那个时间点,在此躲着婚嫁之事再做后续打算。

苏鸢拿着自己的包裹,在小尼姑指引下来到了自己的禅房,这是专门给来此听经修养的达官显贵准备的院子。

她还特地向师太求了两本佛经来抄,怎么说自己在外说的都是带发修行嘛。

这一夜,苏鸢睡得格外安稳,翌日鸡鸣起床,大殿早已响起诵经声,她穿上小尼姑送来的布衣去跟着敲钟烧香。

楼阁之上,青灯之下,弯月光中,苏鸢抱着母亲的那个本子,打坐修心。

上京,王爷府。

沈岁禾坐在书房喝着丫鬟送来的茶,门外响起有人翻墙落地声,不必想都知道是李星楼。

李星楼今日穿了一件绿袍子,头发束起,急匆匆推开房门,招呼都不打说道“苏家大小姐出家了!”

这下沈岁禾也惊到了,一口茶差点没呛死。

“咳咳咳……咳咳,你说什么!”缓过来后拍案而起,惊呼出声。

“出家了?不是前几日还听说她赶走了一窝贼仆,要整顿苏家宅邸吗?怎的今日就出家了?”沈岁禾也被苏家大小姐这番操作弄懵了,问道。

一边李星楼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一脸无奈道“谁说不是呢,苏府对此事绝口不言,只听说是昨日上的山,我去打听过,没个两三年下不来,外面还说,兴许一辈子都不下来了。”说着满面愁容。

“李星楼,你这个样子,不知者以为你倾慕人家呢。”沈岁禾看他这个生无可恋的样子打趣道,李星楼从小就是在京中出名的俊俏,不说他那将军府嫡子的身份,光这张脸就够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这苏家可是个大牌。”李星楼抬眼看向沈岁禾。

“咳,但苏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出家,这张牌我们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你不必如此忧心……”沈岁禾坐在李星楼身旁说道。

“但我总觉得,那苏家大小姐在此时做出这个决定,绝非偶然。”李星楼手里盘着自己新得的那把匕首,说道。

“哦?可苏家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六年,听闻是个温软和煦的性子啊。”沈岁禾一副没骨头的样子,倚着椅子背喝着茶。

“你可知她前几日是如何将那八百旧仆赶走的?”李星楼说道。

“如何?”

“她去城外集市买了二百新仆,直接放进府里,让他们全力厮打着把旧仆赶出去的,只用了不到一刻钟,这哪里是整顿,是换血。”李星楼特意去打听了这段,那苏家新仆一句不肯说,还是他去问街边乞丐才得知的。

“这位大小姐,不简单啊。”沈岁禾似乎来了兴致,和李星楼对视着说道。

“但也是好理解的,毕竟她母亲是秦家大道。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沈岁禾忽然笑起来,看向李星楼,不知心底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

李星楼走出晋王府的时候夜色已深,宵禁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勾栏青楼还有笙歌笑声,他手里还盘着那匕首,走在空荡荡的街道,行至自家府邸,刚想翻墙,忽而耳边一阵风吹过,眼前墙上插了一根箭。

箭上挂着个木牌子,李星楼也不回头寻找来处,他自知抓不住那人。他把箭拔下来,木牌翻转过来,只见上面刻着一个字蒙。

蒙蒙雾月夜,杀人放火时。

这木牌是凉国江湖第一的刺客组织,蒙斋的标志。这是自从斋主无喜五年前宣布隐退之后,头一次在外发出自己的木牌告令。

李星楼仔细在灯笼下查看木牌,并无血迹,说明这只是个通知归来的木牌子,并不是那个他们每次杀人后留下的。蒙斋每次执行任务,必然在现场留下一张带着血迹的木牌,为的是告诉被杀之人的家人,他是被蒙斋所杀,但凶手并不是他们,而是买凶之人。

当然,同样,他们也可以选择蒙斋为他们报仇。

李星楼与蒙斋素无瓜葛,不知为何今日这通知令牌会出现在自己眼前,除非这府中,有人曾经买过他们家的杀人令。

李星楼抬头看了看将军府牌匾,翻身进院,把木牌藏进袖子里,缓缓走向自己的院子。

他不自觉笑起来,这世上自己不知的秘密,果然不少。

皓月当空,少年孤影,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偶遇灾星 主目录 下一章 李小少爷要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