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星楼逐鸢
上一章 李星楼是灾星 主目录 下一章 人不耍我我不耍人

第十四章 红墙里

作者:十有鱼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2:28

“李少爷,你在做什么!”李星楼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回头,是杜青烟,她身后居然还跟着两位不知哪家的小姐,以及她们的丫鬟,一群人看着他。

李星楼立刻把自己握着苏鸢肩膀的手放开,她已经趴在石桌上不省人事。

“咳咳,苏大小姐醉了,我刚想扶她回去。”李星楼胡说道。

“哦,那有劳您了,我来扶她回去就好了。”杜青烟冷漠道,上前把苏鸢扶起来,扬长而去。

留下李星楼站在湖心亭中,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大雪又下了起来,纷纷扬扬,杜青烟和苏鸢的背影便消失在大雪之中。

“娶了她,烧了苏府,杀了她?”李星楼再次坐回酒桌的时候脑子里还想着苏鸢说的那些话,想了半晌没想出什么所以然。

旁人来敬了两杯酒,一饮而尽才发现不是果酒。李星楼吐吐舌头,心想原来冯家这酒这么辣,难怪苏鸢醉倒了。

酒宴在夜里热闹结束,将军府则被大雪和白幡笼罩着,李星楼孤身回府,刚推开侧门进去便听见父亲的怒吼声,不必想也知道是为了大哥的丧事。

二哥站在门外雪上默默不语,李星楼走到他身边看着门里的景象,蜡烛灯光中,满头珠翠的母亲眼中有泪,站在那里恨恨看着父亲喊道“你想风光大葬沐儿我不说什么,花多少钱我都认了,但今日你却说要用少将出殡的礼节来,一个庶出的东西也配如此荣耀?你这两个好儿子可曾像我们星楼一样去军中历练建过半点功?你拿什么脸面上奏?”

“我威远将军府葬个儿子,怎的就不配了?什么叫庶出的东西?奇儿如今就站在外面!你可曾有一天像个大家主母?整日斤斤计较小气兮兮像什么样子?”父亲甩手怒回道。

“他站在外面如何?我可曾给你这两个儿子吃过什么苦头?哪个不是吃好的穿好的,住着大院,连他们俩的妻子我都没给他们说庶女!现在倒好,一个个庶出的东西都想来压我不成?”

“冯雨涵!你现在真是,连这点体面都不要了?”父亲怒目圆睁盯着母亲。

“李义!你可曾一日给过我体面?成婚后给我往家里带一个个狐媚子,生了儿子扔给我养,你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以为我不知道?莫不是当年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怎么会嫁到这里还受这个气!你不过就是个一辈子活在你父亲名号下的废物罢了!”母亲开始口不择言。

李星楼想冲进去劝架,被二哥一把抓住,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清脆的耳光,再回头便见母亲躺倒在地,嘴角流出血来,她却笑了。

父亲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想低头去扶母亲,却还是甩手而去。

李星楼喊了声母亲,冲进去把她扶起来,和父亲擦肩而过,父亲一个眼神都没有。

李奇还站在院中,对李义说了声“父亲。”李义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离开了前院。

李星楼再回头,院中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母亲低低的抽泣,他伸手给母亲擦血,母亲一把抱住他。

“对不起,儿子,是母亲不好……”母亲从前不是没和父亲吵过,但如此失态痛哭流涕却从未有过。

“母亲。”李星楼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轻拍母亲的后背来宽慰她。

翌日清晨。

父亲和二哥进宫不到一个时辰,圣旨便到了,彼时李星楼正和母亲一起吃早饭,听见宫里太监那尖细的声音时母亲脸上先是惊讶,而后却是笑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赐威远将军府长子李沐明熙少将名号,许以将礼出殡。”那太监把圣旨放到李星楼手上,最后说了声“节哀顺变。”

李夫人的半边脸还肿着,李星楼想说些什么,李夫人却招招手表示自己无碍,转身回了自己院子休息。

三日后,威远将军府长子出殡,风光大葬进将军陵。

沈岁禾站在城楼之上,穿着个貂毛披风看着前方送葬的队伍,李星楼一袭黑衣站在他身旁。

“你父亲还是厉害,居然能说动那个刻薄的老东西。”沈岁禾语气里都是嘲讽,脸上带着笑。

“晋王谨言慎行啊,不怕周围什么地方就藏着什么东西,把这话完完全全听去?”李星楼也笑回道。

“放心,这屋檐上的燕子都死光了,怕什么。”沈岁禾说道。

“这几日可有什么线索?”李星楼收起笑脸,问道。

“大理寺正在找替罪羊,恐怕有人忍不住了。”沈岁禾笑回道。

“是红墙里的人?”李星楼问道。

“还能是哪里的?也就他们能惊动大理寺为他们擦屁股。”沈岁禾戏谑道。

“也好,终于有露出马脚的了。”李星楼见眼前那队伍消失在了眼前,深深叹了一口气道。

“李星楼,死的可是你大哥?”沈岁禾忽然发问道。

“莫不是王爷的大哥?”李星楼不甘示弱,回怼道。

“唉,看来苏大的没错,你还真是冷血无情啊。”沈岁禾笑道。

“苏大小姐?她现在都开始在外面骂我了?”李星楼闻言惊讶道。

“这倒不是,就是那日冯家宴会后,有两位小姐遇见醉酒的苏大小姐,便听见她一路骂你冷血无情,现在啊,整个京城都是你始乱终弃苏大小姐醉酒哀哭的传闻。”沈岁禾笑道。

“这你不早说!”李星楼推了推沈岁禾,说道。

“我怎么瞧得见你,整日在府里忙你这大哥的事,我还以为你转性了,要为李家当牛做马去了。”沈岁禾好几日没见到李星楼的身影,想商量什么事都不方便,派人去找却说在忙丧事。

“母亲病倒了。”李星楼说道。

“你父亲又闹起来了?”沈岁禾说道,这李老爷爱同李夫人闹不是一桩秘闻,从小便总听李星楼为自己这对父母唉声叹气,本以为李星楼大了会好一些,谁知只是变得比以前间隔时间长一些。

“唉,父亲总归是不喜我们的。”李星楼说道,其实他知道,父亲也是不喜欢自己的。比起大哥二哥,自己鲜少得到父亲一个笑脸,至今他都不知为何,明明自己才是将军府唯一的嫡子。

“这话不是你十年前最爱说的?别矫情了,在我面前矫情不如去听听你和苏大小姐的戏本子呢。”沈岁禾笑道。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李星楼是灾星 主目录 下一章 人不耍我我不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