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其他小说 > 星楼逐鸢
上一章 城楼偶遇 主目录 下一章 白术

第十九章 流言

作者:十有鱼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2:32

“你在冯府湖心亭说,我娶了你,烧了苏府,把你丫鬟送走,还派如意给你送毒酒……是什么意思?”李星楼不笑了,认真道。

苏鸢忽然沉默,缓缓抬起头看向李星楼,一脸惊讶,李星楼以为可以得到答案,谁知她下一句却是“李少爷,您是话本看多了吧,什么你娶我,你娶我我也不嫁你!”说完转身就要走,语气平稳,态度也算温和。

李星楼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李如意的名字,没什么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而且,事已至此,说实话,你说的,的确是我的计划,这该作何解释?”

苏鸢却不肯转过身来,肉眼可见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半晌,李星楼听到了一个颤抖的声音“你为什么要向我承认?”

“苏大小姐,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李星楼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好几天。

“李星楼,你够了,你就这么大摇大摆告诉我灭我苏府灭满门就是你的计划?居然还问我怎么知道的?你还有把人命当做人命吗?人命在你眼里就是争权夺势的棋子是吗?”苏鸢甩开李星楼的手喊道。

“不是的,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刺激你,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而已……我……”李星楼这才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当,一时哽住,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另一边的苏鸢正努力不让自己眼眶里的泪水掉下来,脸都憋红了,气氛开始变得沉默,一时间静谧无比,风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小姐!小姐你在哪?”阿词的声音忽然在巷子外响起,打破了巷子中二人对峙不语的局面。

苏鸢听到阿词的声音,也不打招呼,转身就朝着巷子外走去。

“苏鸢,你不害怕吗?”李星楼在她背后说道,认真中还带着些担忧的意思。苏鸢如此轻而易举就获得了他和晋王多年的计划,加上特殊身份,如果联姻这条路行不通,很难说晋王不会安排什么给她。

“李星楼,你呢?你不害怕你自己吗?”苏鸢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回头,就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阿词一天内被人打晕两次,扶着脖子还在喊苏鸢,苏鸢走出巷子便看见他半弯着腰声嘶力竭喊着她“小姐!!!小姐你去哪儿了!!”

苏鸢努力让情绪平复下来,回道“我在这,快回府吧,天都黑了。”

阿词还算懂事,没有多问,扶着苏鸢上了马,半个时辰后回到了苏府后门,二人悄悄溜进去。

苏鸢独自到达夕月阁的时候,只见院子一片黑暗。刚推开门,便看见两个跪在院子里的身影。

“长平长安?是你们吗?”苏鸢试探问道。

“小姐……”长安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随即屋子里便走出了一群丫鬟,拿着灯笼,脸色都很难看。

苏一最后一个走出门来,对苏鸢说道“小姐,老爷有请……”

苏鸢用嘴型问道“出什么事了?我爹生气了?”苏一似乎不敢多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苏鸢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些,撩开门帘走进去,便见父亲一脸严肃坐在桌子边,玉卿卿也沉默着,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

“咳……父亲,晚上好……”苏鸢鼓起勇气开口,声音很小。

“你还知道回来?出去干嘛了?一整天没有人影?”苏信一拍桌子,把玉卿卿吓了一跳。

“玉夫人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别吓到孩子。”苏鸢见状先说道。

“我还是等老爷一起回去。”玉卿卿拒绝道。

“咳,父亲,我出去有些事需要办……”苏鸢一时没想好理由,低着头糊弄道。

“什么事?还需要你和李家少爷在城门口拉拉扯扯?还需要你在冯府醉酒骂人?”苏信越说越生气,干脆站起来质问。

苏鸢这才明白,苏信这两天闲下来了,听到了那些闲言碎语……

“城门拉拉扯扯?谁的嘴这么快?”苏鸢不解,怎么自己人还没到家,流言蜚语就到家了。

“你莫管这些,那李家少爷和你到底什么关系?他是什么想法?可曾想过娶你?”苏信问道。

“什么娶我?不是的父亲,我和他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就见过两面,那些流言蜚语都是一些无聊的人传的,都是假的!”苏鸢看见苏信那已经信了大半的态度,焦急起来。

“那他们怎么不传别人,就传你们?”苏信盯着苏鸢说道。

“我……他们的想法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难不成别人非要捅我一刀,我还要怪我自己?”苏鸢听到这句话瞬间怒起来,反驳道。

“你!我是要你怪自己吗?如今传言越来越甚,你们如果真有什么我也好做打算,如果没有我也好做些其他打算,总不能一直任由你一个清白姑娘的名字日日在坊间流传下去,人言可畏啊!”苏信也生气,对苏鸢说道。

“我们没什么!嫁给谁我都不嫁李星楼!”苏鸢眼里已经有泪了。

“好,明日我就给你找亲家。”苏信愤愤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夕月阁。

玉卿卿拍了拍苏鸢的肩膀,也跟着苏信离开了夕月阁,苏一把院子里跪着的长平长安扶进屋子的时候苏鸢还直直的站在原地。

“小姐,您没事吧,小姐……”长平看着苏鸢的背影,心里不安,想站起来到她身边,但跪了大半日的膝盖已经血肉模糊,根本站不起身。

“小心。”苏鸢闻言转过身来,走过来想扶着长平长安,主仆三人对上眼神,不约而同哭了出来。

“我对不起你们。”苏鸢哭道。

“没有的小姐,不是您的错,小姐我们没事。”长安被吓到,赶忙安慰,泪水却已经控制不住了。

苏鸢从见到李星楼就想哭,硬生生忍到现在,看着两个小丫头血肉模糊的膝盖,实在忍不住大哭起来。

苏一站在一边,实在不知怎么安慰,只能默默给两个小丫头上药。

其实这个平常看起来平淡温和故作坚强的大小姐,也不过只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母亲尚在的话,也应该还在母亲怀里撒娇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城楼偶遇 主目录 下一章 白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