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说 > 玄幻小说 > 执道纵横
上一章 荒界行 第五十九章 天祭之始 主目录 下一章 荒界行 第六十一章 与天战

第一卷 荒界行 第六十章 我来讨个名额

作者:燃烧的矿泉水 更新时间:2020-11-11

一道恐怖的金色雷霆划破了虚空,整个原本沐浴在晨光之中的天空,一瞬间变得晦明晦暗起来,一道金色的人影出现在半空之中,除了仍在进行天祭之礼的修士和处于交战以外的寒夜父子以外,所有人齐齐朝着那人影望了过去。

“大胆狂徒,本王以王庭之命,将尔,镇压。”高空之上,惊雷乍现,雷声滚滚,有无数金色的雷霆朝着那青袍人影镇杀而去,将整个天穹渲染为一片金色的雷电海洋。

“那……那就是雷暴王庭的人,传说中花了三万年悟道的云铮,传闻他已经将此教至高之法《九州雷道经》修炼至第五层,在这一教中拥有第十九王的称号。”围观的修士有人惊讶,超级道统,果然名不虚传。

“是啊,传说,雷暴王庭的每一位称王者,都是拥有渡劫期大能的实力才可以的。”

一朵朵冰蓝色的火焰之花在金色雷海中爆燃而起,形成一面火墙,焚灭了青袍人身边的所有金色雷霆。“渣渣就是渣渣,可惜了我这火焰,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居然要亲手对付尔等这些蝼蚁。”

青袍人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他打着哈欠,眯着眼睛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超级道统的修士。“你说谁是蝼蚁?”云铮冷声反问,一道道金色雷霆暴起将他的身躯缭绕,犹如乱舞的金蛇。

“九州有雷三千道,以吾云铮之名,动。”天穹之上,黑云翻涌,金色的雷海暴动,有金色雷霆三千道,以蛟龙出海之势,直朝青袍人而来。

“你可以试试。”青袍人微微一笑,无边蓝焰涌现,在他的笑声中,迎向三千道金色雷霆,轰然巨响中,蓝焰翻涌,雷霆覆灭。

楼顶之上,深邃的紫芒从白夜的右目之中发散而出,他默念北冥千瞳在初见时给他的经文,一双重瞳都随之变得幽邃起来,他放出神识极力感受那个青袍人的气息,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可置信之意。

“洪荒有凶禽,通体蓝色,外形如鹤,单足,控无上神火,凡其所过之处,皆有旱火之灾发生,其名曰毕方。”作为洪荒妖族十二妖神之一,为何他会出现于此。

这已经不在是那个大神满天飞的纪元,这是末法,是乱世,是这一纪元的末法时期。那青袍人,是毕方绝对没错,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夜的重瞳之中有幽邃的光芒闪烁,他在沉思。“妖族。”白夜的脑海之中只有这一个答案,前世他曾赴宴,在妖族盛会之上见过那位有着无上之姿的妖神。

传闻妖神毕方,是对妖族最为忠诚的妖神之一,若他此行是为了妖族而来,那么也是绝对正常的。毕竟这这一纪元,妖族虽然没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凭借妖族的底蕴,复活一个妖神还真有可能。

这是一声爆响传出,原来是寒夜的三皇子所为。只见他那一杆大戟,带着黑色的幽光,斩在银色法阵之上,那处于不断运转之中的巨大银色法阵仅仅是稍微停滞了一下,就在如海的诵经声中再度运转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三皇子跪倒在阵法之前,他伸出自己的手,试图去抚摸阵中的液态球体。却不想,一卷书本散发神光,挡在他的面前,他挥动自己的双拳,一拳打在书本之上。

那是何今生的书卷,是他的法器,眼见这天祭大典就要完成,他绝不能让眼前这个所谓的三皇子毁了他们百书楼的心血,整整一万年的布局啊。

一个个符号出现,沿着他双手的每一个指尖朝着他的身躯攀沿而上,一股股腐朽的气息从他的身躯上飘散,在整个天穹间传递开来,仅仅五息不到的时间,身着寒夜龙袍的寒夜三皇子就逐渐化为枯骨。

“三哥,你该走了。”一声低吟响起,一点墨光乍现,斩向枯骨。三皇子颤抖地抬起了手,他凝视着眼前那一团纯净无比的透明液体,他的整具枯骨都处于颤抖之中。

“对……不起。”他的声音响起,沧桑、悲伤而又愤怒。青袍人看了看银色的法阵,他看了一眼已经消亡的三皇子,发出一声冷笑,“执念如此之强,就你们这个时代来说,当为一代天选之才,可惜了……”

无边的怒火,在北冥千瞳的重瞳之中燃起,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她握紧了双拳,直至发出骨裂的声音,她都没有向前一步。

白夜在她的身后,他漠然地注视着一切的发生,他是一个旁观者,比这更为悲切的故事,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见证过多少了。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要阻拦吾辈大计,难道就不怕遭到正义的审判吗?”云铮停下了攻势,他的脸色略有几分难堪,仅仅两次交手,他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甚至在场的很多大修行者,都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十六个渣渣而已,我不过是提醒一下你们,谁,才是这方天地真正的主人。”青袍人漠然笑道,他抬起一根手指,其上有蓝焰缭绕,他根本不屑于去看一眼眼前超级道统的修士。

他只管逗弄指尖上的蓝焰,仿佛丝毫提不起兴致去看众修士一眼。

“那就先将你镇杀。”十五方超级道统之中,有修士不服,对着毕方厉喝。有数道颜色各异的真元朝着毕方轰然而去,却依旧被那一层神秘的蓝焰火墙所抵挡。

众修士不服,有人祭出强大的法器,有人施展本教的无上传承之法,有人释放强大的威压,直接冲着毕方攻了过去,誓要斩杀他们眼中的狂徒。

然而,他们的一切攻势,都被一面大能遮天的罗盘所挡,那罗盘散发奇异的光辉,在抵挡众修士攻势之时竟有古老的符文显化,一些有眼识之辈认出,那符文竟与消失的仙道有所关联。

他们虽然眼热,却并不敢出手抢夺,且先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抢到了,等待他们的,不过是一个超级道统的怒火而已,到时候只会是鹬蚌相争之局。

“有趣。”毕方笑了笑,意念一动收了自己面前的蓝色火墙,他负手而立,看着为他挡下一切攻势的道士。

那道士身着一袭白色道袍,其上有仙人乘仙鹤归去之图,散发着不凡的气息,他的背后有着一轮神环,散发白色神光,有识之士立马认出,与那罗盘和道袍一样,那同样也是一件不凡的仙道法器。

“罗浮子道友,你这是何意,莫非这一切皆是你罗天道门所布之局?”有人想不通,对罗浮子出口不逊。

“阁下,可是妖族大尊?”

“小爬虫,你很有眼力见嘛。”毕方一声轻笑,“我名毕方。”

“……………………”

“……………………”

………………

全场寂静,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鸦雀无声。出了寒夜帝国皇室这个只存在了几千年的爆发户以外,他们都是在荒界存在传承了无数岁月的超级道统,所以,他们就算不知晓,也或多或少地知道毕方是何等人物。

“不知尊驾驾临此地,所为何事?”

“我来向你们,讨一个名额。”

毕方笑了笑,就算此刻的自己只有原来的一丝丝,他相信,对付眼前这些所谓的超级道统之修已然足矣。

“好说,不知尊驾想要多少?”

只见毕方缓缓竖起两个手指。

“尊驾,想要两个啊,好说好说。”

“二十。”

“这…………”罗浮子彻底傻眼了,眼前这位主儿明显是不按套路出牌的,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一时间,这位罗天道门的使者额头之上大冒冷汗。

他看了一眼周围那些正为天祭吟诵经文的弟子们,不由得心中一寒,要知道,这些人在天祭功成的那一刻起,便要同那祭品一起,被天之意志收走。换言之,就是死了,死的干干净净。

“您也知道我们这天祭对弟子们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这……叫小道也是十分不好办啊。”罗浮子再次对着毕方说到,面对如此人物,可是为了宗门利益,他也是硬着头皮才敢说出如此言论。

“你是不想给了?”

“不,当然不是…………”罗浮子头上冷汗直冒,“这……还得问过诸位各大道统的道友啊……”他灵机一动,决定把所有人都拖下水。

“我等唯罗浮子道友马首是瞻…………”众人沉寂,皆朝着罗浮子鞠出一躬。“这,我……给了。”罗浮子一咬牙,就算背上骂名,他也要为自己夺得一线生机。

“好,够爽快。”毕方轻轻抬手,立刻有二十个装束奇异的年轻人被他唤至身前。“见过我族神明。”二十人齐声喝道,连动作都整齐划一。

一对眼瞳自天穹之上演化而出,它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随后有演化出一只有形透明的巨手,朝着法阵中已经沸腾的液体抓了过去。

一阵无名地微风吹起,毕方的脸色微微一变,看来此界天之意志,是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了。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荒界行 第五十九章 天祭之始 主目录 下一章 荒界行 第六十一章 与天战